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讀經典

馬克思為什么沒能寫完《資本論》

2019-12-23 18:03:18  來源: 百韜網  作者:劉瑯
點擊:    評論: (查看)

  后人所看到的《資本論》是一部未完成的巨著,事實上只有研究的是資本的生產過程的第一卷是作者本人完成和校閱過。這就造成了后人的一些誤解。例如人們通常認為馬克思經濟學是政治經濟學。實際上《資本論》的副標題即為“政治經濟學批判”。又如《資本論》誠然一開頭講的就是商品,但馬克思與古典經濟學家的不同之處,恰恰在于他是用資本的語言來論述商品的。馬克思從來沒有脫離他所處的資本主義時代而去抽象去論述商品。馬克思研究的核心不是商品市場、自由貿易這些老生常談,而是資本市場,它的基礎就是國債制度。在資本主義語境下,貨幣從來也不是什么交換的中介,而是建立在國家債券的基礎上,由銀行家發行的銀行券,直白地說,只是一張紙而已。

  再如人們通常了解的勞動價值論的發明者并非馬克思,而是斯密。斯密認為商品的價值取決于其中的勞動價值量,這就是勞動價值論。馬克思是反對勞動價值論的,他認為商品的價值取決于生產資料所有權即法權,在生產資料完全被少數人壟斷的情況下,勞動的價值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與我們之前的印象相反。

  《資本論》不是自發產生的結果,也不是馬克思對經濟問題突然發生興趣的產物。自從這位哲學博士(1841年在耶拿)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在接觸社會問題(普魯士萊茵省對林木盜竊的處理;西里西亞紡織工人的起義;英國的罷工;法國的階級斗爭)的經驗促使下成為共產主義者之后,他就開始了經濟學研究。但是他與現代政治經濟學的最初接觸(其主要成果留在《經濟學哲學手稿》、《哲學的貧困》、《雇傭勞動和資本》和《共產黨宣言》中)被外部事件的壓力粗暴地打斷了。馬克思積極參加政治,在1848年革命運動爆發時從巴黎回到了德國。他在那里創辦和領導了一家日報。革命失敗后,反革命勢力淹沒了歐洲,他流亡到倫敦,不得不從事新聞工作來掙錢養家。這種日常生活的壓力以及在倫敦的流亡政治的負擔,使他系統表述自己經濟理論的可能性延遲了整整十年。只有當一個出版商通過拉薩爾催促他充分地說明他的經濟思想時,他才重新開始全面研究亞當•斯密和馬爾薩斯、李嘉圖和讓•巴•薩伊、西斯蒙第和圖克,以及著名的英國政府藍皮書,這些藍皮書成了關于英國工業、商業、金融和工人階級生活狀況的事實材料的寶貴來源。馬克思大約在1857年重新開始的對經濟事實和關于資本主義的思想的系統研究,產生了下列著作:

  (a)《資本論》的第一個草稿,逝世后以《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為書名發表,寫于1857-1858年;

  (b)未完成的書《政治經濟學批判》,l859年發表;

  (c)1861-1863年手稿,共二十三個大筆記本,考茨基從中摘編了《剩余價值理論》(也被人們叫做《資本論》第四卷)。然而這只包括第六到第十五個筆記本。第一到第五個筆記本論述《資本論》第一卷包括的問題;第十六、第十七和第十八個筆記本論述《資本論》第三卷中的問題:第十九到第二十三個筆記本又是論述與《資本論》第一卷有關的問題,包括對技術史和資本主義制度下使用機器的長篇論述;

  (d)1864-1865年手稿,大部分是論述《資本論》第三卷中的問題;

  (e)1865和1870年之間寫的四個手稿,恩格斯從中為《資本論》第二卷摘選了大部分材料;

  (f)《資本論》第一卷的定稿,寫于1866-1867年。

  因此,在成熟馬克思的這六部基本的經濟學著作中,第二卷和第三卷沒有完成,是在馬克思逝世后由他的畢生朋友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經過辛勤加工之后發表的。《剩余價值理論》是由考茨基重新整理和發表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只是在1939年才第一次公之于眾。1861-1863年手稿的相當大部分至今還沒有發表。人們通常讀完《資本論》第一卷就望洋興嘆了。第一卷的開端:商品的價值是什么?一般勞動時間?這是古典經濟學的回答。馬克思恰恰對之進行了批判。馬克思認為是這把一個哲學問題數學化了。《資本論》第三卷才是最重要的。體現的是資本論的核心:信用與虛擬資本支配著資本的生產與流通。真正的信用貨幣不是以貨幣流通(不管是金融貨幣還是國家紙幣)為基礎,而是以票據流通為基礎。這種建立在信用基礎上的債務關系支配著資本主義生產與交換。至此,馬克思才回答了資本論的主題,即資本是什么,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實質是什么。

  《資本論》沒有完成的原因并不僅僅是因為貧困和疾病。最初計劃是在1857年擬定的;最后計劃標的日期是1865-1866年。在這兩個日期之間的九年當中,馬克思經常遇到經濟困難;他的孩子中有三個,其中包括他最心愛的兒子埃德加,不幸有病和夭折,特別是由于參加國際工人協會(所謂第一國際)的活動,他又不得不愈來愈多地重新研究當前的政治和社會問題。由于必須回答一個德國政治對手某位福格特先生的誹謗攻擊,馬克思被迫把《資本論》第一卷的寫作幾乎推遲了半年。最后,疾病和健康欠佳越來越成為他的障礙。他本人曾用譏諷的話談到他的“膿瘡”,說資產階級將在長時期內不會忘記它們的作用。但是事實上,浸透著他的成熟著作的,是他對周圍一切苦難所采取的驚人的苦行僧態度,而不是由物質困難所產生出的任何悲痛情緒。

  《資本論》在很多地方,倒像是為資本主義唱贊歌的。的確,馬克思從來不反對資本,他反對的是資本被少數人壟斷,被利用來獲取超額利潤,而不是發展生產。誠然馬克思在1843年以后的整個一生中都是一位革命者,但是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把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上。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科學分析應該成為這個基礎的柱石,它要表明資本主義為什么和怎么樣通過它自己的發展為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社會創造了經濟的、物質的和社會的前提。馬克思力求用客觀的和嚴格科學的方式分析資本主義,這的確不是與他的這一意圖矛盾的,而且正是他的這一意圖所要求的。換句話說,他并不是出于革命熱情和對被蹂躪被壓迫者的同情,簡單地對一種特殊形式的經濟組織發泄他的義憤;不用說,他也不是被個人怨恨、物質匱乏或精神創傷所驅使。馬克思力求發現客觀的運動規律。他最鄙視的,莫過于戴著科學的面具,蓄意歪曲經驗事實或偽造研究結果來適應某種主觀目的的人,對這種人他甚至比對典型的資產階級庸人還要更加鄙視。正因為馬克思深信無產階級的事業對人類的整個未來具有決定性的重要意義,他要為這個事業不是建立一個自我吹噓或癡心妄想的脆弱講臺,而是奠定一個象巖石一般牢固的科學真理的基石。(本文出自百韜網,轉載請注明)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