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傳正氣

全網刷屏的“勛章民警”,曾被毒販拿槍抵住腦門

2019-12-23 09:10:01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信公眾號12月22日消息,這兩天,一張照片刷屏全網,一名警察,胸前掛滿了榮譽勛章。

  照片中的主人公叫程鵬,現任甘肅蘭州鐵路公安處技術偵查大隊大隊長。他和長安君說起自己的一個經歷,令人印象深刻:

  1998年8月6日,人潮涌動的蘭州火車站大廳,程鵬在執勤時,突然被人用槍抵住了腦門。

  槍已經上膛了,槍口冰涼。此時,他腦海中一片空白,掏出的警官證還停在半空中,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對方遲疑了一秒,程鵬抓住機會,立馬捏住對方的手腕,硬是將槍掰上了頭頂。

  “有槍!有槍!”

  雙方扭打爭奪,同事聞聲趕來,旅客四散奔逃。

  這一槍,被悶在了那個驚心動魄的傍晚,也讓程鵬一生難忘。

  對方是毒販,槍是偷來的,看到程鵬上前盤問,他們選擇亡命一搏。雖然最后有驚無險,但每每想起,程鵬都心有余悸:“萬一,當時慢了一秒……”

  他可能也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在網上“爆紅”。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名氣,他是怎么看待的?

  從警25年,他如何榮立個人一等功4次?

  這些勛章背后,都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我沒帶槍是你運氣好,

  否則咱們就同歸于盡!”

  被槍抵上腦門,是程鵬離死亡最近的一次,卻不是唯一的一次。

  2003年12月18日下午,蘭州車站的售票大廳內旅客稀少,當時只是一名普通派出所民警的程鵬正在巡邏執勤。

  一個中年男子闖入了程鵬的視線。男子衣著舉止并無異常,但當他見到身穿警服的程鵬時,突然下意識的一怔,行走的路線也發生了偏離。

  就是這個微小的細節,竟然牽出了一起全國特大販槍案。

  在發現不對勁后,程鵬隨即上前詢問,男子說自己沒有帶身份證,將腋下的手包用力夾了夾,腳步不自覺地向后退。

  翻看男子手包時,程鵬發現了一張假的身份證,男子這才吐露了自己的真實姓名。經過網上比對,他是公安部網上通緝的特大持槍綁架案逃犯。

  持槍搶劫,槍在哪里?

  程鵬窮追不舍,終于讓男子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原來槍被藏在了停在火車站外的一輛車上,一共有6支,還有百余發子彈。

  “你們是運氣好,我看車站人少所以沒帶槍,其實我準備隨身攜帶的,要是被發現了,咱們就同歸于盡!”窮途末路的威脅并沒有嚇倒程鵬,反而讓他思索:

  “這個男人為什么要買6支槍?只是為了殺人?還是另有交易?如果是交易,上家是誰?下家又是誰?”程鵬將這起案件緊急上報給公安部。

  自此,一場長達300多天的偵查拉開了帷幕。

  “一個人也不能跑,一支槍也不能漏!”程鵬和同事們跨越四省八市,聯動當地警方通力協作,最終抓獲了犯罪嫌疑人110名,繳獲槍支166支、子彈1000余發。

  一枚一等功的勛章別在程鵬的右胸上,成為這起特大販槍案的最好見證。

  程鵬說,在這起案件告破后,他還接到了一通匿名電話:“你小子斷了我們的財路,我要出10萬,雇人要你的命!”

  “怕嗎?”

  “當然會怕,但我是警察,不虛!”

  他被毒販、小偷稱為“鬼見愁”

  很多偵探小說都會提到一種破案技巧,叫做“基本演繹法”,通過觀察一些細枝末節,分析猜想出更多線索,從而更快破案。

  放在中國來說,其實這就是“眼力勁”。

  火車站每天吞吐成千上萬名旅客,沒點眼力勁很難勝任這里的安保工作。毒販的氣質、逃犯的特征、竊賊的眼神、各地的方言、民族的習俗……程鵬總能一看一個準。

  有一次,程鵬正在站臺上巡視,發現從成都開往蘭州的列車上下來兩名婦女,眼神閃躲,不敢正視民警,而且身上也沒帶包。

  無論是旅游還是探親,上千公里的路程,哪怕是中間上車,也不該什么都不帶。

  程鵬上前搭話,問她們哪里人,兩名婦女操著一口云南腔,說自己來自廣東,更加深了他的疑慮。

  沒有緣由的異常細節,背后可能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程鵬把她們帶到值班室,讓女民警仔細檢查。果然,從她們的腰部搜出了1460克海洛因。

  “現在已經很熟練了,基本上看一眼就能知道目標心里‘有沒有鬼’。”程鵬能練就這般本領,靠的不是天賦異稟,而是和自己“死磕”。

  上班的時候,程鵬全天都在;休息了,他在家待不住,也要去火車站“看人”。

  在他看來,每張面孔都有屬于自己地域、文化的特點,只有足夠熟悉,才能捕捉到稍縱即逝的疑點。

  從抓獲第一個網上逃犯開始,程鵬每天還會擠出一點時間,研究公安部網上在逃人員的詳細情況,哪個城市發案率高、哪種逃犯會通過甘肅流竄外地、哪些人會吸、販運毒品、哪種人更容易行竊……

  “先不說這是為人民服務,我是真的在工作中找到了快樂。”程鵬回憶自己的工作經歷,總笑著說自己像個“癡人”。

  程鵬曾一度還被那些毒販、小偷稱為是“鬼見愁”。

  “朋友都在傳,毒品在蘭州站太難過,我就是不信,果然被抓了。”一名毒販說起自己的作案動機,令人啼笑皆非。

  而對程鵬來說,這就是他生命的高光時刻。

  “不好意思,說到案子我就興奮”

  “聽說自己火了,心里有一些小激動,當時我還在外面抓逃呢。”程鵬自己并沒想到會突然走紅。

  工作以來,他先后榮立個人一等功4次、個人二等功12次、個人三等功17次。近五年來,他抓獲網上在逃人員276名,破獲各類刑事案件300余起,查獲毒品海洛因6000余克。

  怎么取得這樣的成績?身邊很多人問,他也從不藏著掖著,將自己的心得和盤托出。

  一有空,他還會給身邊的年輕民警上上課,僅在蘭州車站派出所,經他“傳、幫、帶”培養出的查緝能手就有十余名。

  “我看有人在留言中質疑,說我包攬榮譽,那是他們不知道我的工作性質。車站很多事都是突發性的,我能得到這么多榮譽,是因為經常到車站,看到的、遇到的更多罷了。”

  “2005年一個夏天,一男的在車站一會說自己是陜西人,一會說自己是新疆人,我見他潦倒落魄,就買了些吃的,沒想到他竟是潛藏了8年,殺害妻女的逃犯!”

  一說起案件,他就停不下來。

  “2007年的時候,我盤問一個帶包的可疑婦女,她竟然把包一扔,說包不是她的。結果我們在包里發現了近4公斤的海洛因!當時我腎上腺素都飆滿了。”

  “情況緊急,為了追一名已經上火車的犯罪嫌疑人,我們開著汽車沿路追!火車停靠中點站,在即將啟動的前幾秒,我們上車將嫌疑人抓捕歸案。”

  說著說著,程鵬站起身來講,用肢體動作還原案件發生時的一幕幕。

  “不好意思,說到案子我就興奮。”他反應過來時,已經走到了記者面前。

  “沒事,您說!”

  程鵬靦腆地笑了笑,點燃一支煙,繼續說下一個故事……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