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調研報告:新工人的現實與未來的思考(上)

2020-01-10 08:16:32  來源:和眾文化發展中心  作者:張明濤
點擊:    評論: (查看)

  寫在前面:

  關注中國現狀和未來的人民都會關心這樣一個社會問題——中國新工人的未來何在。如果中國3億新工人沒有未來,中國就沒有未來;如果中國沒有未來,那世界的未來又在哪里?

  這里所說的新工人,指工作和生活在城市,而戶籍在農村的勞動者。近三億的新工人當中有6000萬人從事建筑業,我們住的房子、走的公路鐵路都是他們建設的。

  這個調研報告基于成都鐵投紫瑞府項目的工地調研,試圖對新工人群體做一些理論分析。

  有關新工人的現實與未來的思考

  ——成都鐵投紫瑞府項目工地工友調研報告

  我們在執行“勞動最光榮——關愛打工者”項目的過程中選取了工地5位不同身份的代表(不限于新工人)作為重點訪談對象,以工作、生活和思想觀念為角度帶出整個工地的工友,也包括管理者的現狀,并加以分析和討論。

  一、工友小G

  小G,安徽人,85后,小G參加了我們K歌大賽,當天獲得第二名的成績,因為他也相對比較主動,活動結束后主動要自己的照片和唱歌視頻,所以我就有機會和他多聊幾句。

  我找他的時候希望到他的宿舍去坐坐。有一天放完電影,大概八點半左右,我發微信消息問他,也沒有回復。第二天一早收到他的消息,才知道昨晚他太累了,八點半的時候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半夜才看到我的消息,又擔心影響我休息,才在早上回復我。

  我和他約著第二天晚上下班后聊聊天,他爽快的答應了。我在他的宿舍門口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晚飯后了。他剛剛洗完澡,雖然天氣還有些涼,但他只穿了個短衣短褲。我和他寒暄幾句,想在他的宿舍和他的舍友一起聊聊。但他一直也沒主動邀請我進屋,后來站著聊的有點久了,他才說,“要不到我屋里聊?”

  我剛覺得達到目的,他又緊跟著說了句,“但其他人都在玩手機,看視頻,可能說話不方便。”我才意識到,雖然都是住在一起的工友,甚至有時還從事相同或相近的工種,但大家彼此在生活中也依然不那么熟悉。

  我順勢說那咱們干脆到外邊坐會兒,一起喝點兒酒。他也覺得這樣妥當些。我跟著他進門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了房間里躺著玩手機的兩個工友。瞬間感覺住在這里好像不只是物質條件差了些,也少了點人情之間的溫度。那些上了年紀的工友似乎比這些年輕工友更擅長溝通,他們通常互有交流,但年輕工友之間,反而少了溝通。

  我和小G走出工地宿舍,在附近的超市買了酒,他執意要付錢,我和他爭的時候,他建議,“我買酒,你買菜。”我只好答應。

  我們找了個小飯館,點了兩個菜,邊吃邊聊。小G很直爽,和他聊天能感受到他對我沒有顧忌和防范。他年幼的時候父母離異,跟隨母親生活,他學歷不高,甚至沒有上過高中。很早就出來打工,全國各地去了不是地方。

  前幾年在廣東打工,主要是在娛樂服務業做服務員,后來做到領班的位置,雖然掙錢也不算少,但開銷也很大,每天和朋友同事吃喝聚會,到頭來根本存不到錢。又因為近兩年這個行業被查的比較厲害,擔心會有些不確定的風險,所以就離開廣東,因為媽媽在南充按揭買了房,所以到四川來打工,他到這個工地也是今年的事情。

  在工地上沒有周末節假日,每天都要干活兒。盡管已到而立之年,也沒有成家,問起他原因,他有些感慨和無奈。自己雖然不小了,但還沒有掙到什么錢,沒有養家的能力,雖然談過幾個,但最后也沒有成。以前還有談戀愛的熱情,現在甚至都沒有談戀愛的想法。

  問他為什么唱歌好,他說到自己以前在廣東做KTV的服務員,每天都接觸這些。那時的生活黑白顛倒,消費又高,時間長了錢也沒存下來,身體也開始出問題。現在的這個工作工資沒有之前高,而且之前的老板也幾次挽留,但他都拒絕了,主要覺得那不是長久之計。

  來這里是親戚介紹,想重新學習一門技術,本來計劃出國,掙錢可以多一些,但覺得國內還是比國外要熟悉一些,又離母親近,就來成都了。剛開始說的是5000元/月,但到這里后又改成4800元/月,但也不好計較什么。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到過工資,每個月都是發3000元的生活費。

  說到未來的生活,小G也不知道會走到哪一步,從不懂事的時候出來到現在已經30多了,好像昨天還在自顧自的玩兒,但忽然就發現要承擔更多責任,但也不知道究竟會怎樣。

  二、保安W大叔

  W大叔:四川人,工地保安,今年60多。

  工地的保安有兩種,一種是在施工現場的保安,一種是在工地項目部的保安。W大叔是在項目部做保安,因為我經常到工地,所以他是我最早認識的工地上的一批人之一。

  他吃住都在工地,每天工作12個小時,與另一個大叔一起輪流值班。這意味著他們兩個人兩班倒,每人每天都要值班12個小時,早六點到晚六點是白班,晚六點到早六點是夜班,兩個人一個月上白班,一個月上夜班。他們的工資每月2000元。

  我有時到工地的時候還比較早,就喜歡找他聊天。我在工地的很多情況都是從他那里了解到的。我見到他的時候大多數都是在保安室里看手機,手機里每次播放的都是古裝武打電視劇。看到我來了,他也總是陪我聊天,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

  W大叔是四川資陽人,這么大歲數還到工地工作,也是想多掙點錢。工地上很多工作干不了,只能當個保安。有一次聊到他的家庭情況,他才說起自己有個受工傷的兒子,已經喪失勞動能力,自己都養活不了自己,孫子又到了成家的年齡,家里沒有錢,不干怎么辦,自己不管誰管呢?說到這些的時候,他苦笑起來。我在想2000元一個月到底能管多大作用呢?

  和工地上相對年輕的工友不一樣,他從來不在工地之外的地方吃飯、消費,我想,他每個月雖然掙2000,大概也能存下2000。工地保安比普通工友有一點好,保安管吃管住,工人管住不管吃。

  他對我們的工地影院非常感興趣,每次見到我都很期待的問,“是不是今晚又要放電影?”如果是放電影還好,如果不是放電影,我就感覺有點對不起他的期待。但即使放電影,他也不一定能看上,有時不巧,我們電影放映的時候,正好趕上他值班,即使很近,他也看不了。遇到這種情況,他是一定會反應給我的。

  作為工地的電影積極分子,他總是給我各種意見建議和支持。比如要放什么電影,在哪兒放,什么時候放。后來既發現,他還是很能代表工人的意見和想法。比如秋冬時節,我們一般都在六點半放,這主要是考慮到工友下工,洗澡吃飯完畢,而此時天色已晚,不會影響放映效果。又比如在工地放電影的主要題材是愛國主義的武打和槍戰電影,他們不喜歡那些奇奇怪怪的電影風格,所以其他各種類型電影在這里都沒有群眾基礎。即使是反應底層社會群體的片子,如果表現手法過于文藝和奇怪,也不會得到共鳴。我們曾經以為《無名之輩》應該比較適合工友,但放出來的效果讓工友莫名其妙,有工友說,看不出這個電影的主人公是好人還是壞人。

  時間長了,W大叔也會向我吐露一些對工作的不滿,比如工資。他說自從到工地以來還沒有領到過工資,他和工地相關負責人也溝通過,但還是沒有用。他對我說,如果總是這樣,那最多干到年底,到時就不干了。

  這個工作看似好像比較輕松,每天只在保安室里坐著就行,但其實工地也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太平,有時會遇到偷東西,有時會有陌生人到工地賣東西,還有一些工地的安全隱患,都歸保安負責。此外,工地沒有休息日,長期連續的工作,壓力并不小。工地工人流動性大,除了不同工種的工期長短有別之外,也有這樣那樣辭職的情況。只不過相對其他工種,保安的穩定性較強而已。

  像W大叔這樣,盡管已經到人到老年,但依然還要干,生活的壓力讓他停不下來。

  三、工地安全部W工、L工、W工

  W工,工地安全員,九零后,成都都江堰人。W工,安全負責人,達州人,已經定居成都;L工,成都本地人,曾在街道做城管工作,后改行做工程。

  W工是這個項目的乙方——成都建工集團第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因為他負責安全工作,是我們項目工作最主要的對接人,最早是他的領導之一L工負責接待我們,但后來L工生病住院,很多對接工作就交給了W工。我和他見面的機會最多,對他也比較熟悉。

  W工與其他工友身份不同,其他工友是工地的被管理者,他則是工地的管理者,盡管人比較年輕,但他負責安全管理,對工人有管理權,如果工人在工地施工過程中違反安全管理制度,他是要開罰單的人。

  工地項目部分為兩個區域,一個是工人居住生活的地方,一個是管理人員工作居住的地方。就連食堂,兩個部分也是分開的。直接點說,工人和管理人員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當我們在兩個區域任意穿梭忙碌的時候,總能感受到兩者的差別與隔閡。

  我們連續三年做工地項目,這個工地的管理方是最支持我們項目的管理方。縱然如此,也不代表管理方就能把工友當做完全平等的對象予以接納。我們開展的很多項目活動,工地管理方從來不參加。當然,如果我們把活動安排到項目部辦公室等場地,工人似乎也不愿意去。

  工地特有的工作機制也造成了這種隔閡。工人不是由項目乙方招聘的,而是由一個個包工頭招募的。工地只對接包工頭,包工頭再具體管理工人,所以在工地管理者和工人之間至少隔著包工頭,有時甚至還要更多。所以有時當我們讓W工向工友發通知的時候,他也很為難,他只能先通知包工頭,再讓包工頭通知工友。

  為了深入開展工作,我和W工商量,能不能幫我找個工人宿舍,我想住在工地,這樣可以和工友近距離的接觸和交往,更好的了解他們。但W工很為難,他建議我找W工問問。W工算是W工的領導,他就是給工人安排住宿的直接負責人。因為比較舒適,W工一口答應。但他給我安排的還是和管理人員住在一起,這是為了照顧我。我說沒關系,工友的宿舍也行,他搖頭說,“那怎么行,他們的條件不如我們后邊這里”。這個后邊就是管理人員辦公室后邊的宿舍。

  我住在這里的時候,更加明顯的發現兩個圈子里的人互不來往,他們互相之間也不認識。盡管一板之隔,管理人員一般也不去工人住宿區,工友一般也不去項目部。工友工友打牌,管理層和管理層玩游戲。

  甚至工友互相之間也不認識。從外部看來,如此集中的一個空間里,住了那么多人,應該是很熟悉的,可是真當走進他們,就發現這里依然是個陌生人社會。這是有客觀原因的,工地的人來自不同的地方,原本也不是一個團隊或集體,都是因為工地臨時走到一起,而又因為工種不同、工時不同,大家可能還沒有機會熟悉就分別離開了。此外,工地純粹是一個工作的場合,沒有假期和節日,所以大家也沒有機會相互交流。最后,即使在工地工作,很多工友也并不住在工地,尤其有些家人也在同一個城市打工的,他們會選擇在外邊租房。

  我住在工地的時候,特意體驗他們的生活設施,與以往我見過的工地不同的是,這里還定時提供熱水。這是個很人性化的安排,在天冷的時候,有些工友洗漱和洗衣服就可以用到熱水。而且這里的浴室是一直有熱水的,我也在這里洗過澡,溫度也挺合適,只是沒有噴頭,人需要半蹲著洗澡。難怪工友們都帶一個水桶。盡管如此,這也是我此前見過的所有工地中物質條件最好的一個工地。

  我們在開展工作的時候,安全部門的W工、L工和W工都很熱心。我們可以隨時進入他們的辦公室,即使他們手上忙著工作,通常也都會非常客氣的把我們讓進來。所以時間長了,我們也會了解到他們的工作、生活和思想情感。

  W工最年輕,很多具體工作都需要他去落實,我們進入工地拍攝,都是他負責安排。對于安全要求和安全制度,他非常專業,我們在工地現場走訪,他邊走邊說,非常到位。

  我們到工地可能見不到L工或W工,但一定會見到他。作為年輕人,他能在工地上待得住也讓我有幾分佩服。他和其他年輕人也有一樣的愛好——打游戲,這個時候他就像個孩子。問起他有沒有女朋友,他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說到最后,他也說,這工地上女的都沒幾個,怎么找女朋友?再說,找女朋友又很麻煩。看的出來,他并不是不想找,而是沒有條件。以他的工作狀態可能也滿足不了談戀愛的條件,以他的收入水平,也不足以達到撐起一個家的能力,這可能和小G面臨的問題是相似的,只不過W工更年輕一些,這個問題還不那么急迫。

  L工和W工都是人到中年,但也是各有各的困難。有段時間在工地上忽然見不到L工,打電話才知道L工因為膽結石住院治療;又有一次和其他工地領導聊天的時候偶然得知W工的愛人因為乳腺癌做手術。

  有時看起來管理人員似乎比一般工友的處境要好些,但說到底,大家無非都是靠打工為生,有收入高低的差別,但沒有本質的差別。

  未完待續... ...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