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老孫微評(要學政治)

2020-01-10 13:06:4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1、特朗普發表“和平講話”:我們導彈很強大,但我們不一定要使用它。

  評:有人說美國還是認慫了。我認為,沒有認慫,老江湖特朗普,做了壞事以后再扮和平天使,他的講話不只有和平,還有比“和平”更壞的制裁及后手,特朗普在給伊朗和國際社會臺階下,自己也正好借“退一步”獲得好評。

  世界市場及美國市場對“和平講話”做了及時回應,這等于在表明,如果以后再有波瀾,國際社會對伊朗的態度就會由同情變成反感,也就怪不得我美國了。

  昨天,不只有網友,還有同事,都認為伊朗已經下決心要打一場戰爭,都說我錯了。我問何以見得?他們都以“伊朗已經發了幾十顆導彈到美國軍營”為證。

  請大家再認真看看本人的“6點評論”和《國際關系的正義真空》,尤其是后文,我非常堅定地認為伊朗不會發動戰爭,只會象征性找回面子。特別特別要提醒大家的是,分析大事件,必須牢記政治。

  什么叫政治?上層建筑呈現給百姓觀看的形式與內容組合就是政治。

  伊朗為什么要那樣子發射導彈?我何以在看到伊朗發射導彈后還認定伊朗還是在講政治?發射這么多導彈,沒一顆打中美軍,沒有一顆打中彈藥庫和飛機,那是什么導彈?這樣的精準度能打仗嗎?顯然不是嘛!你不打,無法向人民交待,打,又不能反彈回來打自己,這就是政治。

  為什么我從一開始就認定哈梅內伊不想真打仗?

  因為伊朗的政治太特殊,不只是政教合一,而且還是家族式統治,軍權全在一家之手。這種特殊化的高度集權,表面看鐵板一塊,實質卻未必如此,政府的空心化本身就暗含著內部的分化始終存在。我曾經在2017年創了一個概念叫“脆性崩裂”,看似無比堅固的鋼鐵政權,很可能因一個觸點導致脆性崩裂,這個“觸點”也許是你想到的,也許是你根本沒有想到的。哈梅內伊有憤怒,但絕不會拿幾十年建立起來的城堡因一個人的犧牲去豪賭,除非是自己的子孫。

  美國和伊朗的對抗是長期的,雙方仍未達到全面戰爭的共同意愿。我一直在強調美伊戰爭臨界點指標——伊朗核武化和美軍重大傷亡(十年前我在書中就是這么認定的)。如果伊朗在核武道路上走向實事化,如果伊朗主動進攻導致美軍重大傷亡,那戰爭就確定已經到來,這是大方向標。

  2、烏克蘭航空公司披露墜機事故細節:客機是新的,兩天前才做過安全檢查。

  評:飛機在伊朗德黑蘭墜毀,又正值美伊交惡期,對美伊雙方都持有懷疑是必然的。在真相未公開之前,本人無任何可能性推定。說是美國控制的事故,說伊朗導彈打中了飛機,都是習慣性思維。

  現在,伊朗不允許美國參與事故調查,并指出飛機發動機起火是主要原因,殘骸及黑匣子在伊朗手上,已經交給伊朗執法部門處理,不是交給烏克蘭。烏克蘭何時能拿到原飛機的黑匣子尚不得而知,只能干等。這次事故,如果不能及時組織國際調查組,如果不能及時封存黑匣子,最大的可能是成為新一樁懸案。可憐的是機上乘客。國際社會下一步動作可能是要求伊朗交出黑匣子。

  3、913萬人次被坑,特大“套路貸”黑洞公開!

  評:全國特大網絡“套路貸”——“虞凌云案”是由全國掃黑辦督辦,該團伙在18個月內對913萬余人次實施“套路貸”犯罪活動,上市公司涉案其中。

  本人一直對“馬騙時代”的持續延伸表示失望,但一直未見真正好轉,從e租寶到泛亞,再到權健,再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馬扁無處不在,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不能講執法部門沒管事,也不能怪老百姓太貪財,如果馬扁現象已經帶有普遍性,那完全不是單個人能預防得了的,不管多謹小慎微,也難免偶有閃失。很多人就被自己無限信任的朋友給馬扁了,防無可防。

  讓馬扁生生不滅的“春風”到底是什么?你找千萬條理由可能都無法得到公認,我也不想講具體原因。我只提一個問題:為什么中國曾經有一段時間能讓黃賭毒黑騙假銷聲匿跡?

  4、國常會:做好清理政府和國企拖欠民企中小企賬款工作。

  評:我覺得這只是講了三角債的一部分情形,并不表明私企與私企之間不存在三角債。

  地方政府牽扯到三角債當中,毫無疑問是政績追求所致,應該是普遍現象,不是個案。為了跟上快富的大趨勢,為了讓自己的管轄區域也能盡快“日新月異”,每任地方官都必須搞幾樁自己的“遺產”,借了債,我認,但我還不起,等我慢慢還就是。只有極少數老板愿意訴諸法律,多數人選擇等待。

  上世紀九十年代,為了化解三角債,朱先生想了個好辦法,就是成立資產管理公司,把大量債務都托管到幾大公司,然后再逐步化解。因為前二十年,中國地價和房價一直處于快速上漲階段,原來的大量爛資產,尤其是有土地資源的爛資產,都在這個大潮中獲得升值,債務處理似乎變得并不太難。但是,這種短期手法不可能成為長期解決手段,現在,企業債不算,光是地方債都已經是二十多萬億了,誰能托管得了啊!撇開其中部分優質債,哪怕只有兩成低信任債都相當可怕,倘有更多就不得了了。

  地方政績觀不改,信任機制不盡快完善,集中式清債很難有好出路。

  附言:

  最近曝出一系列高校老師侵害女生的問題,有人讓我寫東西,說是要強調教師準入,教師證不能隨便拿。答:教師證既不考專業水平,又不考道德,就是個證書而已,是最空最虛的一個證件,尤其高校教師,并不是先有證后進入,是先進入后拿證。師德問題,考是考不出來的,再嚴格的考證也考不出道德,有些人,道德很低劣,但聰明會考試。對教師的管理,不在證,而在嚴,凡涉老師對學生違法違規,一律先開除,后訴諸法律。

  寫于2020年1月9日星期四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