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張志坤:中美關系進入新的歷史階段

2020-01-06 10:42:57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張志坤
點擊:    評論: (查看)

  以貿易戰為標志,中美關系已經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了。

  進入新歷史階段的中美關系,將顛覆和砸爛過去許多有關中美關系神話與傳說,這些東西包括:

  ——中美利益深度融合論

  2019年,就在中美貿易戰激烈進行之際,有中國權威機構、權威學者出面發表權威報告稱,中美兩國的利益深度融合,美國對中國提出的要求大部分是合理的,中美關系有著進一步深化、親密化的良好基礎。

  這種觀點,表達了當今中國經濟與戰略界相當一部分頂尖精英們的真實心聲。他們堅定地認為,中美兩國不但類似于“夫妻”,而且還是“命中注定”的“夫妻”關系,已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深度、高度融合在一起,已經“誰也離不開誰”,只能生同衾死同槨、“風雨同舟”地捆綁在一起了。

  這種觀點并不是號稱“精英”的那些中國人的發明創造,相當程度上不過是對發自美國類似觀點的陪襯應聲與啦啦助叫,在美國,有人推出了著名G2和“中美國”概念,其理論基礎也根植在“中美利益深度融合”學說,并在此基礎上把中美兩國描述得儼然如“雙子星座”一般照耀在人類的宇宙天空。

  上述源自美國及呼應于中國的有關中美“利益深度融合”論相得益彰、奇趣互映,只不過對比之下,美國方面的說法具有戰略上凝練,有高度又有品位,而中國方面拿“夫妻”來形容國家關系,顯得挺庸俗市儈、挺低級猥褻而已。

  但是現在,這個所謂“中美利益深度融合”論顯然已成一堆垃圾。在今日中國,除了極少數“公知”、“精英”仍然堅持此說之外,絕大多數中國人都知道,這根本不符合事實,基本可以看做是個別人的一種惡意綁架或陰險設套。

  ——共同利益遠遠大于彼此分歧論

  這是此前一個時期在中國相當盛行的一種學說,堅持這種學說的人認為,中美兩國之間沒有根本性(借用國際關系學界的學術術語說描述就是“結構性”)的矛盾,只存在一些“分歧”,但彼此之間的“共同利益”遠遠大于“分歧”。因此,發展中美關系就要持續不斷、持之以恒下大力氣做大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蛋糕”大了,吃起來自然就又香又甜又飽又暖,把美國喂飽了,中美關系自然也就好了。當然,與此同時,也要對中美彼此之間的“分歧”進行有效地“管控”。

  在“中美共同利益遠遠大于分歧”的基礎上,一方面繼續做大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一方面卓有成效地“管控”彼此之間的“分歧”,這樣一來,中美關系還不是要好到天上去嗎?想低調一點都不行,實力不允許呀!

  但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戰以及相關的政治、宗教、技術沖突無情地說明,所謂中美共同利益遠遠大于彼此分歧的說法沒有說服力,這一戰略判斷在理論上難以自洽——“共同利益”與“分歧”還能比較出大小多少,人們不知道這是怎么算出來的,究竟是拿桿秤稱量出來的,還是用數學公式推導計算出來的;計量單位是噸、是桶還是公升,一概不得而知。這一戰略判斷在實踐上十分荒誕——中美兩國本來是各自跑在兩條不同道上的兩輛車,中國正在走中國道路,美國正在走美國道路,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兩國存在有關乎核心要害問題的巨大的戰略性沖突,根本就是不同文明類型與不同發展模式之間的關系,在發展前進的目標方向與根本利益上完全相悖(有關這個問題,請參閱筆者《中美“共同利益”究竟有多大》等相關文章),以為做大“共同利益蛋糕”就能滿足美國的戰略胃口,就能化解美國的戰略圍攻使之不再對中國下手,完全是可笑而又可憐的幻想。

  ——經貿關系壓艙石論

  毫無疑問,中美兩國之間存在巨大的利益關系紐帶,這個紐帶就是中美經貿聯系;這個經貿聯系紐帶是如此巨大,早已經把中美兩國的許多人卷入其中,同時也把他們的切身利益卷入其中。這就是為一些人所津津樂道的中美空前密切的經貿聯系。

  進入本世紀以來,隨著美國實行全球戰略重點轉移,美國越來越多的把戰略矛頭指向中國,中美關系的風浪與顛簸也就日趨激烈。在此背景下,有人將穩定中美關系的希望就寄托在這條紐帶上了,于是借用航海行業里“壓艙石”的概念,提出了“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著名論斷。

  這個著名的戰略論斷承認中美兩國之間系出現了“風浪”,兩國關系的航船發生了“顛簸”,但是沒關系,巨大而密切的中美經貿聯系將起到驚人“壓艙石”的作用,將“壓”住中美關系的航船,使之穩穩地航行波峰浪谷之間,戰勝一切挑戰而航向絢爛的彼岸。一時間,“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的說法響徹云霄,充斥于各種輿論場和媒體的渲染之中。

  遺憾得很,現在事實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中美經貿關系非但不是什么中美關系的“壓艙石”,反而成了美國用來打擊遏制中國的大棒,“壓艙石”被搬起來當成了“砸頭石”、“砸腳石”(有關這個問題,請參閱筆者2016年文章《中美關系的“壓艙石”真能顯靈管用嗎?》)。中美關系中所謂的“壓艙石”在中美對抗性的戰略關系中非但沒有顯靈管用,相反,卻被美國當做被當做武器而砸向中國,這樣一種必然結局,事實上早就明明白白地擺在那里了。

  ——戰略互信合作共贏論

  “只能合作,除了別無出路”,這曾是相當一個時期內中美關系喊得最響、調門最高的口號(中美貿易戰爆發以后又微調修改為“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在一些“專家”、“學者”看來,在中美關系上,中國已經失去了選擇的余地,只能矢志不移、忠心耿耿地同美國合作,否則就是錯誤,就要迷路,就要誤入歧途。按照這些人的邏輯,推進中美合作儼然是確保中國戰略機遇期的核心與要害,好像只有在中美合作的大局之下,中國才有發展機遇,才有可能實現崛起復興一般,否則就將“大事去矣”。所以,中國就必須千方百計地搞好同美國的關系。

  要搞好同美國的關系,首先就需要美國認可中國、認同中國、信任中國,于是,一個時髦而又極其重要的戰略概念就出現在中美關系之中,那就是所謂的“戰略互信”。推進中美“戰略互信”成為過去相當長一個歷史時期中美關系的根本努力方向。

  把“互信”提升為戰略高度,意味著這種“互信”的高度、深度與廣度都達到空前的水平。從高度上講,“戰略互信”意味著兩國在目標、道路、模式等國家與民族發展大計上相互信任、認可認同;從深度上看,“戰略互信”意味著彼此交底交心,而不再藏著掖著,哪怕是核心機密也應如此(這也就是此前中國一些“專家”、“學者”大叫要對美國交底的原因,見筆者文章《向美國交底的辦法不可取》);從廣度上說,在“戰略互信”的概念下,一切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領域都概莫能外,都要推動“互信”、實現“互信”,簡單地說,如果中美兩國不能有政治互信,則戰略互信將無從談起,如果不能實現軍事互信,戰略互信同樣是無稽之談。正因為這樣,所以前些年中國上下各個方面幾乎涵蓋一切地對美國大講特講“戰略互信”。在這股巨大的浪潮之下,一些中國人對美國實在是“信”得一塌糊涂,信得不可開交。

  有“戰略互信”為基礎,接下來順理成章的就是中美“戰略合作”。同樣,把兩國之間的“合作”上升到戰略高度,也意味著“合作”在高度、深度與廣度都達到空前的水平。中美“戰略合作”高級水平的具體體現,就是中美關系所謂“共贏”,通過中美關系,美國“贏”了,大“贏”特“贏”,中國也“贏”了,“贏”得盆滿缽“滿”,中美兩國一場皆大歡喜了。

  實際結果怎么樣呢?

  現如今實際的結果是,中美兩國之間的“戰略互信”總體而言煙消云散,雖然個別中國人對美國仍然無比信賴、忠心耿耿,但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再相信美國霸權對中國會有什么善心善意;美國霸權及其統治者壟斷資產階級集團至始至終就都社會主義中國沒有什么“信”而言,現在更如瘋狗一般地在撕咬中國。現如今兩國之間已經失去了基本的信任,更遑論什么“戰略互信”。

  那么“戰略合作”怎么樣呢?

  其實,中美之間搞了許多交易,但能稱得上“戰略合作”的東西實在少得可憐,尤其是進入2000年以后,在筆者看來,總體而言兩國之間并不存在什么“戰略合作”,所謂的“戰略合作”只不過是外交辭令與宣傳忽悠(見筆者2010年文章中美合作:誰“合”誰,誰“作”誰)。至于為一些人所津津樂道的“共贏”,此前贏多贏少不知道,現在人們都知道的已經不是什么“共贏”,而是“雙輸”。因為有人不厭其煩地教誨我們說,中美貿易戰沒有贏家,只有“雙輸”。中美貿易戰終于打了一場,盡管通過磋商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但按照此前的宣傳口徑,這就不可能是什么“雙贏”而一定是“雙輸”了。也就是說,中美關系現在以“雙輸”而告一段落。

  既然中美關系現如今已經發展到“雙輸”的程度,而且美國還在臺灣、香港、新疆、西藏、南海等諸多中國核心利益問題上對中國持久發力、大棒猛砸,所以,所謂的中美“戰略互信合作共贏論”也就難免發味變臭,事實上現在也已經很臭了。

  ——美國焦慮誤判論

  美國為什么對中國如此打壓過不去呢?

  美國方面的解釋與說明很明確,那就是“中國威脅論”與“中國邪惡論”。中國威脅論在于宣判中國擴張,因而威脅周邊鄰國,威脅美國,也威脅世界和平;中國邪惡論在于宣判中國反民主、反人權,因而成為普世價值世界大潮的敵人。有了這樣兩條罪狀,當今中國發展崛起的戰略合法性也就不復存在,將其搞垮顛覆也就成了天經地義的、拯救人類未來的正義之舉了,美國則如同現代人類的戰略羅賓漢,為地球及宇宙的未來而對中國興師問罪、吊民伐罪。

  一些中國的“專家”“學者”對此解讀與闡釋則相當有趣。他們認為,美國之所以極力打壓圍剿中國,源于中國迅速發展對美國形成某些“趕超”的“焦慮”,即“戰略焦慮”;因為美國對中國的“戰略焦慮”癥越來越嚴重,所以就對中國出現了“誤判”,是為“戰略誤判”。因為“戰略誤判”,所以美國才將中國定性為頭號戰略對手,才導致要同中國進行 “戰略競爭”,才同中國發生了貿易摩擦,才加強同臺灣的軍事聯系,才軍事介入南海問題,才粗暴干涉中國香港、新疆等內政,總之,這一切統統都源于美國的“焦慮”與“誤判”。他們否認或不承認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政策源于其霸權本性,不認為這是世界壟斷寡頭資本階級本質的反映。

  建立在上述美國“焦慮”“誤判”理論學說的基礎上,中國一眾“專家”、“學者”大聲疾呼中國應在戰略上“安撫”美國,儼然乎這才是中美關系的關鍵與要害之所在。一時間,在中國國內,各種對美戰略安撫論異彩紛呈、萬馬奔騰,洶洶然成了一股輿論大潮,什么要對美國“坦誠說明”,什么對美國“戰略交底”,什么對話、溝通、管控等等,搞得十分熱鬧好看。

  中美兩國之間的對抗與沖突真的是源于美國對中國的“誤判”嗎?

  說實在話,一切有起碼客觀態度的人對此都不屑一顧,而美國的政治家與戰略家更是如此,他們對中國的這些不肖劣徒們如此評價自己嗤之以鼻。事實上,美國焦慮誤判論現如今在中國已經臭不可聞了。

  俱往矣!

  上述這些有關中美關系的神話與傳說正如同云煙一般消散匿跡,正再一次成為耐人尋味的歷史煙塵。記得毛主席形容抗戰初期王明右傾路線的時候,曾經這樣說,王明是“梳妝打扮,送上門去”,他千方百計討好、取悅國民黨,維護國民黨的統治秩序,鞏固國民黨的領導地位,表現的十分謙恭、輸誠,結果蔣介石是“一個耳光,趕出大門”。毛主席對此評價說,蔣介石是中國最大的教員,教育了全中國人民,是用機關槍教育的。現如今中國最大、最卓有成效的教員是誰?回答顯然是美國。改革開放后的中國之于美國大概也差不多是“梳妝打扮,送上門去”,現在基本上也落得個被美國“一個耳光,趕出大門”的下場,中美關系從此要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了。

  進入新歷史階段的中美關系將具有怎樣的嶄新面貌呢?

  第一,美國將對中國進行戰略打擊

  新時期美國針對中國的戰略已經非常清楚,用霸權的戰略術語描述就是“戰略競爭”。既然要同中國搞“戰略競爭”并贏得競爭的勝出,那就要在戰略上打擊中國。加強自己打擊對手是一切競爭的根本法則,這里面沒有任何溫文爾雅、打情罵俏、輕怒薄嗔的空間,所有的只是理性與殘酷。中國有些人還指望中美戰略競爭是“良性”競爭,他們真是幼稚得可以。但美國霸權統治集團從來不幼稚,他們歷來都是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為了贏得他們所謂的“戰略競爭”,他們對中國要進行全面打擊、全方位打擊和全程性打擊,這將不以中國方面的意志為轉移,不管設立什么中美關系新基調,都改變不了這樣的事態。

  在美國的戰略性打擊之下,中美關系今后所呈現出來的面貌將不再是什么“分歧”,也不復什么“摩擦”,也不會是單純的磕磕碰碰,而將狼煙四起、哭爹喊娘。簡單地形容,那就是叮叮咣咣地打架斗毆將成為中美關系的常態。

  第二,調動全球戰略資源遏制中國

  美國霸權是全球霸權,它的戰略資源也是全球性的,為了積攢這等空前的全球戰略資源,美國進行100多年的打拼。它之所以如此賣命打拼這份資產,目的就是借助這種全球性資源優勢來更好地鞏固與加強美國的世界霸權霸權。當年贏得對蘇聯的冷戰勝利,美國所依靠的就是它的全球戰略資源,現在,要贏得同中國的“戰略競爭”,美國照樣還會調動使用它的全球戰略資源,這些全球資源包括:遍布全球的戰略盟友,無處不在的軍事基地,美國主導下的現代技術服務體系,以資本主義壟斷寡頭為核心的世界金融與貿易體系,以及西方的思想價值、宗教文化體系等,上述這些東西將全部被美國所動員起來,無一例外加入到圍剿遏制中國的大合唱中。此前一個時期貿易戰打壓中興、華為公司不過是美國霸權小試牛刀而已,今后對中國的各種具體圍剿與打壓將比比皆是,令人目不暇給。

  最新值得一提的動向是,美國正推動北約把目標瞄準中國。

  2019年12月,北約各國領導人聚會英國倫敦,召開“北約成立70周年”峰會,會前,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就把話題引向中國,說什么北約“不希望成為中國的對手”,但將就“中國崛起”一事展開討論。當時中國的一些媒體還感到挺興奮,為這個家伙的表白而高興,渾然不知他們這樣冠冕堂皇講話的時候,其實就意味著已經做好下毒手的準備了。須知他們歷來都是這樣一副偽善、虛假的面孔,當他們說不希望發生戰爭的時候,他們已經準備好發動戰爭了,當他們說不希望流血的時候,他們殺人的屠刀即將砍下。在斯托爾滕貝格表演鱷魚眼淚的同時,美國駐北約大使哈奇森則渲染說,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對全球具有“威脅性”的國家,各國應考慮將中國納入“基于規則的世界秩序”。

  在進行了上述諸般足夠的思想輿論鋪墊之后,北約70年周年峰會最后發表了一個“聲明”,明確把中國定性為“挑戰”,并聲稱要以“一種平衡的方式來理解和回應中國帶來的挑戰”。這說明,北約這個最大的冷戰工具已經被美國拿來對付中國了。此前,波羅的海小國立陶宛、拉脫維亞等相繼宣布中國對他們構成“威脅”,說明北約的幾個新進小爬蟲已經聞風而動了。許多中國人對此不以為意,以為它們相距中國有天邊之遙,隔山隔水隔地球,不會對中國產生什么影響。竊以為,這種想法未免太掉以輕心,太小瞧北約這只冷戰巨獸了。

  同樣,美國還正在拼湊新的“印太戰略集團”,極力要把印度拉入其中為其作倀,這也是針對中國所量身定制的打擊工具。

  第三,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越來越做不下去了

  時至今日,為中美關系唱贊歌在美國已很鮮見,同中國一些“專家”、學者的預言恰恰相反,美國需要一個新的中美關系已經成了美國統治階層最大的戰略共識(見環球時報社評《中國為何無需擔心美國總統更迭》)。但在我們中國,繼續為中美關系唱贊歌的還大有人在,繼續做大中美“共同利益”蛋糕的努力還在只爭朝夕地大干。之所以出現這等滑稽場面,一方面由于歷史的慣性,一方面也源于中國相當一些上層社會人士對美國的幻想,他們同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斬不斷理還亂,很難告別過去的夢幻走出既有的泥潭。

  但是,不管中國一些人怎樣努力,所謂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今后也要越來越難做了,即便勉強再做一點,味道也嚴重變異,至于具體怎樣分蛋糕,則更是棘手難題,過去分“蛋糕”的時候美國還可以給中國留一點殘羹殘渣,今后恐怕將要一點不留、席卷而空了。這樣的“蛋糕”即便能夠勉強地做下去,但也同受氣的媳婦做飯一般: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為人效勞,生活得已經十分難堪可憐了。

  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進行一年有余,回想當初,中國有多少人聲嘶力竭地叫嚷說中美貿易戰打不起來,他們中很多認都是所謂頂尖的“精英”、“公知”、“專家”、“學者”,他們嚴重地誤導和蒙蔽了當代中國的戰略理性,并且不但在中美貿易戰問題上是這樣,而且在諸多重大全球戰略問題上也是這樣。可以這樣說,現如今中國在有關全球戰略的理論上,總體而言還達不到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水準與高度,這導致對中美關系本質屬性的認知與理解五花八門,對中美關系未來前景的預測三教九流。現在,聲勢浩大的貿易戰可能到了收官階段,具體怎樣收官,那不過是一件技術活,但其所產生的戰略影響卻不在這里,而在于其分水嶺效應。事實上,這場貿易戰,對中國人民的精神打擊遠遠大于經濟沖擊,對中國人民的情感影響遠遠大于戰略影響。國家戰略指導需要絕對理性,但情感與精神是人類一切行為的內在基礎,中美關系也是這樣,中國人民對美國及美國霸權,再也不是以前那種心情了。如果說此前階段中還有很多人對什么中美融合共舞有所包容、有所理解的話,而今之后一代人乃至幾代人的時間內中美兩國都將在思想與感情上漸行漸遠了,中美過去那種貌似的“友好關系”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今后,中美兩個大國還可能和平共處嗎?這樣的前景又有多大的可能呢?

  現在,人們廣泛地議論中美兩國脫鉤、新冷戰等問題,與此同時,也有人把希望熱切地寄托在“和平共處”的前景上,他們認為美國終究不敢對中國下手,更不敢直接對中國動手,所以即便兩國漸行漸遠,哪怕脫鉤了,搞中美新冷戰,全球和平也沒有問題,中國的和平環境也沒有問題。在一些人的心底里,人類永久和平的時代已經來臨,中美兩國關系更是這樣。

  筆者以為,這樣的愿望不可謂不好,但太過清純簡單了。須知,中美共處將是激烈斗爭中的共處,這是由中美關系的本質所決定的。兩種社會的不同制度屬性,兩個國家對撞性的戰略目標,決定中美之間的斗爭不可避免,任何指望美國內部出現伸張正義的政治勢力主導美國從而引導中美關系走向坦途的想法,都完全是望梅止渴;中美共處,還是實力平衡與勢力均衡下的共處,沒用力量上的對等與平衡,美國不會停止對中國的圍剿與進攻,美國不會放棄改變中國社會制度與發展方向的企圖,也不會對中國的崛起復興坐視不理。這一切都說明,不經過嚴峻斗爭就想和霸權共處,沒有相應的戰略實力平衡就要同虎狼共舞,完全是異想天開。

  所以,斗爭的高低成敗,決定著中美關系的前途,也決定著中國的戰略前途。這是中美關系進入歷史新階段的核心要義。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规则 彩票论坛精选 贵州快三今日推荐号 沪深股指今日行情 福建快3三不同遗漏 腾讯分分彩预测的软件下载 正规理财平台排名 股票涨跌幅什么意思 13235排列5 一分赛车怎么选号最稳 股票融资风险ˉ杨方配资 快3贵州走势图100期 分分彩刷流水最佳方案 极速快3的规律 海南飞鱼在线开奖结果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