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美伊大反轉:特朗普和哈梅內伊默契如戲精

2020-01-10 18:14:42  來源:虛聲公眾號  作者:虛聲
點擊:    評論: (查看)

  沖突劇本

  時間進入2020年——

  鏡頭一: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武裝發動襲擊,美軍1名承包商被殺。

  ——這是中東亂象,尤其是伊拉克亂象的寫照。

  鏡頭二:特朗普指揮美軍,斬首伊朗“軍神”蘇萊曼尼。

  ——在第三國的土地上清除他國核心人物,這是要開戰的節奏。不僅如此,特朗普還發推特威脅,美軍導彈已經瞄準伊朗重要目標,一旦伊朗攻擊美國人或資產,會加倍報復。

  鏡頭三:伊朗把美國中央司令部所轄軍隊列為“恐怖組織”。哈梅內伊發聲要向美國“嚴厲報復”,親伊朗武裝向美軍基地發射十幾枚火箭彈,伊朗宣稱打死80名美軍。

  ——這種情況下,世界輿論都在討論美國和伊朗會不會打代理人戰爭,美國會不會空襲伊朗。因為伊朗確實發射了武器,至少襲擊了美軍資產。

  然而今日凌晨特朗普的講話,出現180度大轉彎,談起了和平!

  特朗普談和平

  美東時間8日上午11時許(北京時間9日凌晨0時許),特朗普在白宮發表針對伊朗襲擊美軍基地的全國講話。全程僅10分鐘。

  特朗普開門見山:“只要我還是美國總統,就永遠不允許伊朗擁有核武器。”

  ——比起美國和伊朗的沖突,核擴散才是世界關注的重點。

  特朗普大部分篇幅都在闡述此次沖突。

  首先,特朗普祭出甩鍋大法——

  甩鍋對象一:蘇萊曼尼。特朗普把蘇萊曼尼形容為“世界頭號恐怖分子”,“他訓練了很多恐怖分子,包括真主黨,并針對平民發動恐怖襲擊,他在整個地區慫恿了多場血腥內戰,他還惡意傷害和殺害了數千名美軍士兵”。

  甩鍋對象二:奧巴馬。特朗普說“在2013年,在簽署愚蠢的伊朗核協議后,伊朗的敵對行為大幅增加。他們得到了1500億美元,更不要說18億美元的現金。他們沒有對美國說‘謝謝’,而是高呼‘美國去死’。”

  ——簡而言之,美國、甚至全世界應該感謝他。

  其次,特朗普強調“沒有美國人在昨晚伊朗政權的攻擊當中受傷。我們完全沒有傷亡。我們所有的士兵都是安全的,并且我們的軍事基地只經受了微小的傷害。”

  ——從主流報道看,伊朗確實沒有殺傷那么多美軍。這種事在美國瞞不住。如果殺傷那么多美軍,美國早就炸鍋了。從這個角度看,哈梅內伊在通過演戲安撫伊朗國民的情緒。

  第三,特朗普呼吁“我們必須共同努力,與伊朗達成一項協議,使世界變得更安全、更和平。我們還必須達成一項協議,讓伊朗繁榮昌盛,并開發其巨大的潛力。伊朗可以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要和平。美國歷史上,軍事基地前天被炸,第二天總統要和平,只有特朗普這么一位,別無分店。之前特朗普說過,如果伊朗膽敢攻擊美國的目標,美軍將毫不猶豫地動用“漂亮、全新”的武器“伺候伊朗”。

  從這一系列動作看,特朗普和哈梅內伊都在演戲。

  哈梅內伊:偉大勝利,報復行動正式結束!

  ——十幾枚火箭隊攻擊美軍事基地,沒有造成美軍死亡,還真是一個技術活。

  特朗普:美軍打仗沒輸過,伊朗談判沒輸過,等著你回來談判桌。

  ——軍事基地遭受襲擊之后,特朗普大談和平,證明其本就沒有打算對伊朗開戰的計劃,只不過是通過擊殺蘇萊曼尼阻止伊朗在伊拉克境內繼續擴張。

  如果這是一場戲,那么特朗普和哈梅內伊都是高水平演員,具備第一流政客的素質。

  那么問題來了,是什么原因造成特朗普和哈梅內伊演出這么一出默契戲劇?

  或者換個角度看,是什么因素阻礙特朗普和哈梅內伊將戰爭升級?

  制約特朗普的因素

  制約特朗普的因素主要有三個。

  制約因素一,國內反對力量。

  鑒于美國體制,總統發動戰爭會受到很大制約。精明的總統發動戰爭,一定要選擇適當的時機。比方說林肯發動南北戰爭,等南方宣布獨立之后才正式動員。比方說羅斯福介入世界大戰,等到珍珠港事件之后才找到借口。從美國歷史看,特朗普斬首蘇萊曼尼其實非常草率,沒做好后續預案。

  制約因素之二,大選。

  大選快到了,正常情況下,特朗普贏的概率大。如果戰爭升級導致輿論逆轉,輸掉競選,那是得不償失。當年老布什就是打贏海灣戰爭的情況下輸給了克林頓。

  制約因素之三,盟友。

  這個問題之前分析過。和伊朗那個體量的國家開戰,美國需要足夠盟友的支持。敘利亞難民問題顯然讓歐盟心有余悸。讓歐盟跟著美國再搞一次更大的難民潮,很難。另外歐盟也不想看到美國獨霸中東能源市場。雖然特朗普在聲明里說“美國不缺石油”,但是對美國來說,石油美元比石油本身更重要。

  簡而言之,按照美國的實力,打伊朗不是問題,成本和收益才是問題。特朗普的商人思維,讓他尤其看重成本和收益。

  制約哈梅內伊的因素

  制約哈梅內伊的因素主要有四個:

  第一個因素,硬實力。

  伊朗硬實力和美國相差太大。如果開戰,伊朗的武器基本打不著美國本土,美國的武器則可以打到伊朗任何一個角落。這種不對等的戰爭,沒法打。蘇萊曼尼的葬禮上發生大規模踩踏事故,證明伊朗管理水平真的堪憂。

  第二個因素,財富。

  哈梅內伊家族是伊朗第一家族。

  哈梅內伊大兒子掌控巴斯基民兵組織。它是伊朗最龐大的社會和半軍事組織,戰時為兵,平時為民,成員遍布伊朗全國各地,深入各行各業。

  哈梅內伊二兒子掌控伊斯蘭革命衛隊。它是伊朗最強的軍隊,擁有最好的裝備,最好的配備。之前蘇萊曼尼指揮的“圣城旅”,就類似于這支軍隊。

  至于哈梅內伊本人,在伊朗第一人的位置上已經幾十年。父子三人堪稱伊朗最強三人組,掌握伊朗命脈數十年,意味著掌握天量的財富。

  這種情況下,無故和美國打仗,那是瘋了。

  只有在利益極大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冒險。

  什么樣的利益呢?那就是把控信仰話語權,成為整個中東什葉派共主。

  第三個因素,信仰話語權。

  這個解釋起來有些復雜。

  伊朗總統頻頻更換,只有霍梅尼不動如山。原因在哪里?就在于信仰的話語權。

  伊朗是政教合一的國家,大多數信仰什葉派。這個派別可以追溯到公元7世紀,伊斯蘭世界最初的信仰話語權之爭,這里就不去扒了。反正就是追隨穆罕默德堂弟兼女婿的第四代哈里發、阿里的信徒成了什葉派,分布在如今的敘利亞、伊拉克和伊朗,就是著名的什葉派之弧。

  公元661年,阿里遇刺,葬于庫法附近的納杰夫(從此納杰夫就成了什葉派的圣地)。

  隨后波斯人為了和阿拉伯人爭奪伊斯蘭世界的領導權,選擇支持什葉派,并且在庫姆形成另一個什葉派圣城。這里補充一下,什葉派的尊奉圣地有好幾個,除了尊奉傳統圣地如麥加、麥地那、耶路撒冷,也尊奉伊拉克的納杰夫與伊朗的庫姆。

  伊斯蘭什葉派如今實施教階制度,分為毛拉、阿訇、烏萊瑪、穆智臺希德、霍賈特伊斯蘭、阿亞圖拉、大阿亞圖拉這些等級。

  大阿亞圖拉類似于什葉派教皇。什葉派教徒追隨大阿亞圖拉,而不是國家。

  什葉派的大阿亞圖拉有多位,霍梅尼、哈梅內伊都是大阿亞圖拉。伊朗總統魯哈尼不是大阿亞圖拉,他要接哈梅內伊的班,就要晉升大阿亞圖拉,但未必能成功。

  這就是霍梅尼、哈梅內伊在伊朗號召力超強的原因。伊朗總統可以貪污腐敗進牢房(如內賈德),但哈梅內伊永遠高高在上,他的家族可以安穩地掌控伊朗命脈。

  伊朗想要向伊拉克擴張勢力,本質是希望伊拉克的什葉派倒向伊朗。雖然伊拉克什葉派有小部分倒向伊朗;但大部分伊拉克什葉派信徒,追隨自己的大阿亞圖拉西斯塔尼,那位隱藏在伊拉克的真正高人。

  伊拉克高人

  什葉派的大阿亞圖拉們,大多數醉心于學術,不關心政治,比如西斯塔尼;少數追求介入世俗權力,比如哈梅內伊。

  有追求的大阿亞圖拉都要去圣城學習,在辯經大會上揚名立萬,奠定威望。

  西斯塔尼當初在庫姆和納杰夫的辯經中多次大放光彩,和霍梅尼、蒙塔澤里并列什葉派三杰,宗教影響力遠在當時主管俗務的哈梅內伊之上(忙于搞錢搞人際關系,神學修養比不上這幾位)。正因如此,西斯塔尼和哈梅內伊基本不打交道。魯哈尼當選總統后去納杰夫拜山門,兩人聊半天不提哈梅內伊半句。

  哈梅內伊雖然名聲比較大,但是論在伊拉克的號召力,和西斯塔尼沒法比。西斯塔尼在全球什葉派內的宗教地位,高于伊朗如今在世的任何人,是霍梅尼之后僅存的大宗師。

  涉及到政治觀點,西斯塔尼認為神權介入世俗會迅速腐化,褻瀆伊斯蘭所以他反對毛拉介入政治,看不上伊朗那幫腐敗毛拉。西斯塔尼曾經公開批評霍梅尼、哈梅內伊濫發教令,認為卷入政治太深、太具體會傷害教會,他主張教會成為世俗政治的監督者,在世俗權力者彼此對峙無法妥協時充當仲裁人,而在平時絕大多數時間采取超脫立場。

  ——簡而言之,西斯塔尼傾向于政教分離。

  就是說西斯塔尼和哈梅內伊從上到下、從里到外都不是一路人。這種情況下,哈梅內伊更沒有理由為了伊拉克的什葉派和特朗普死磕。因為死磕的結果,不僅不會拿到伊拉克圍繞在西斯塔尼什葉派的信仰話語權,還可能把伊朗什葉派的信仰話語權弄丟。

  因素四,伊朗內部矛盾

  伊朗內部形勢很復雜。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締造者、已故宗教領袖霍梅尼的孫子,在紀念霍梅尼逝世17周年時發表驚人言論說:“我祖父的革命已經偏離了它的路線,已經毀了子孫后代。”

  站在伊朗立場理解,這是妥妥的帶路黨言論。但是他解釋自己立場時說“伊朗必須通過任何一種可能的方式獲得自由,無論是通過內部變革還是外國壓力。如果你是名囚徒,你希望什么呢?我就希望有人打破監獄的門。”

  在伊朗內部,持有這種觀點的人并不少。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伊朗總統。

  哈梅內伊成為宗教領袖之后,已經歷經了四位總統,最后和他們的關系全部鬧翻。

  第一位是拉夫桑賈尼總統,主張跟西方緩和關系,搞自由化,發展經濟,結果跟哈梅內伊直接沖突,鬧翻。

  第二位是哈塔米總統,霍梅尼的孫女婿,更加明顯的自由派和西方派。在第二個任期,跟哈梅內伊鬧翻。

  第三位是內賈德總統,本質上是哈梅內伊扶持上來的,最終和哈梅內伊鬧翻得更徹底,現在已經被抓起來吃牢飯了。

  第四位是現在的魯哈尼總統,已經不止一次地被哈梅內伊批評……

  他們和哈梅內伊的矛盾都是要搞自由化,發展經濟。為什么要這么弄?因為他們都是拿選票上來的。伊朗經濟情況不好,年輕人看不到什么希望,希望通過改革改變命運。所以每一任總統都會和哈梅內伊出現矛盾。

  綜合起來,不論美國還是伊朗,都需要適當的外敵轉移內部矛盾,而不是大打出手。如此情況下,特朗普和哈梅內伊成為戲精就是一種必然。

  美伊關系反轉再次證明,最好的演員并不在娛樂圈,而是在政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