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的實踐反思與歷史啟示

2020-01-09 09:44:16  來源:《高校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  作者:楊增崠
點擊:    評論: (查看)

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的實踐反思與歷史啟示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進程中,蘇共和蘇聯如一面鏡子,時刻給予我們警示。從“以俄為師”到“以蘇為鑒”,在中蘇(俄)關系親疏遠近的歷史交替中包含著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對蘇聯(俄羅斯)意識形態建設的總體評鑒。時至今日,國內外已有大量關于蘇聯解體這場“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1]的研究。我國學者重視對蘇聯解體的深層原因的多維分析,如在經濟、政治、文化、黨建、意識形態等方面,形成了眾多研究成果。以青年價值觀及其教育為考察視角,回溯20世紀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中期十余年間蘇聯(俄羅斯)青年價值觀教育的整體狀況,對新時代進一步加強和改進青年思想政治教育,培育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加強主流思想文化建設,具有重要的啟示借鑒意義。

  一、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的歷史回眸

  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前,蘇聯社會的主流價值觀總體是符合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但是肇始于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的“解凍”“反思”思潮不斷發酵,導致馬克思列寧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逐步“失守”,人們既有的社會主義價值認知被日積月累地蠶食,直至最后價值體系瓦解,一個時代宣告“終結”,蘇聯青年價值觀教育也悲劇性地“謝幕”。

  1.時至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的蘇聯青年價值觀教育:由盛及衰的現實圖景

  在列寧和斯大林時期,蘇聯青年價值觀教育在正確思想的指導下蓬勃發展。1919年2月,列寧在黨綱草案中提出:

  【“在國民教育方面,俄共給自己提出的任務是:把十月革命時開始的事業進行到底,即把學校由資產階級的階級統治工具變為摧毀這種統治和完全消滅社會階級劃分的工具。學校應當成為無產階級專政的工具。”[2]】

  這一綱領對當時青年一代的價值觀教育產生了極大影響。樹立無產階級世界觀和人生觀、培養全面發展的共產主義新人,成為學校教育的目標。把科學知識啟蒙與理想信念教育有機地結合起來,用共產主義思想教育人民大眾,抵制封建主義、資產階級思想的影響,克服各種舊的陋習,是當時蘇聯青年價值觀教育的一條主線。1924年1月列寧去世。別具威望的人民領袖的逝去,曾使人們一度對社會主義感到迷茫,黨內關于社會主義的爭論也時有發生,但繼任者斯大林以從未動搖的社會主義信念帶領蘇聯繼續進行社會主義實踐探索,重視思想文化教育,進一步統一了人們的思想。盡管斯大林時期逐步形成的“蘇聯模式”后來飽受爭議,但其無疑創造了非凡業績,成就了蘇聯教育的輝煌。1930年8月蘇聯宣布全國實施普及初等義務教育,直接推動了各地學校建設。“1937-1938學年,蘇聯大學生人數超過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和日本大學生人數的總和。1939年全國識字的勞動居民的比例已經達到97%,基本上掃除了文盲。國家注重從德育、智育、體育、美育幾方面培養學生,加強共產主義思想道德教育,為社會主義建設培養了一大批高素質的新人。”[3]正如霍布斯鮑姆針對這一時期所評論指出的:

  【“無論何種尺度來衡量都非同小可。對數以百萬計出生村野的人來說,即使在當年最艱苦的年代,蘇聯的發展之路也意味著新視野的開啟,代表著由無知的昏昧走向光明先進的城市。至于個人的啟迪、事業的開發,自然更不在話下。新社會證據確鑿,不由得人民不信服。”[4]】

  赫魯曉夫和勃列日涅夫時期,蘇聯青年價值觀教育在緩慢的發展中錯失了改革創新的契機,轉而出現了實踐形式上的保守化和無力化。1953年9月赫魯曉夫開始主政。在執政的11年里,他在青年價值觀教育這一問題上并不明智,甚至有些專斷,缺乏歷史、長遠和理性的考慮。1961年斯大林遺體被從紅場的列寧墓中遷出,葬在克里姆林宮的長墻之外,這一做法動搖了人們既有的思想基礎。加之政治“解凍”之后逐步出現的價值貶損、理論與實踐的脫節、現實與所宣揚的理想之間的鴻溝日益明顯,青年一代實際上出現了價值認知的“斷裂”。全盤否定斯大林的做法造成了蘇聯黨和人民群眾的思想混亂,并對世界各國共產黨和左翼力量造成巨大沖擊,成為社會主義陣營分裂的重要誘因,也為西方資本主義攻擊社會主義提供了口實。1964年10月勃列日涅夫掌權后,試圖將自己打造成斯大林一樣的英雄人物,但他不注重推進經濟、政治、社會等領域的深化改革,使得“蘇聯模式”的體制性弊端日漸累積,保守主義、官僚主義日益增長,特權階層逐步形成,思想走向僵化。勃列日涅夫對意識形態治理重視不夠,在應對各種錯誤思潮方面缺乏系統整體設計。在他長達18年的執政過程中,社會矛盾不斷累積,學校價值觀教育未能隨著世情時情的變化而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實際上逐步滑向了“停滯”“走過場”。曾任俄羅斯教科院院長的尼康得洛夫在后來反思德育問題時提出:

  【“大約在20世紀七八十年代之交的時候,言行之間的不統一就越來越大,德育遇到的問題,直到蘇聯末期我們也沒能夠解決。”[5]171】

  青年價值觀教育的形式化、無力化事實,是在勃列日涅夫主政時期逐步形成的。

  1985年4月戈爾巴喬夫擔任蘇共中央總書記,之后的蘇聯青年價值觀教育形勢可謂急轉直下。表面上看,當時面向青少年的學校價值觀教育的任務定位與社會主義性質一致,但實際上主流價值觀建設的長期松懈和屢屢失誤,以及大量貪腐案件的頻發高發,累積起來的社會不滿情緒已使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馬列主義淪為一部分學生的笑餌。相比于宣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高級黨政干部覺得物質利益最實際和更管用。“到了80年代,意識形態對于大多數蘇聯精英來說已經很長時間不具有任何實際意義了。”[6]與此同時,作為一位“自懂事以來就一直夢想著要把共產主義埋葬”[7]的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推行的“新思維”和“批評禁區”①再次掀起了更為嚴重的一股“反思歷史”熱潮。他宣稱“全人類的價值和利益高于一切”,“社會主義選擇的意義首先在于它把具有普遍意義的價值觀推到首位”。[8]他主張不分階級、民族與國家的“人類大合作”以及排除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對抗的“世界大融合”,放棄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用“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取代科學社會主義。這實際上不是對原有價值觀教育的弊端進行改革,而是性質和方向的改變,這種改變無異于把思想陣地向資本主義拱手相讓。1986年,大學里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課被改為“哲學導論”,新編教材刪去了有關“階級和階級斗爭”的內容。1986年11月,戈爾巴喬夫在全蘇社會科學教研室主任會議上指責蘇聯歷史教科書存在“公式主義、教條主義和形式主義”問題,要求重新編寫。而后,蘇聯高校中的一些黨史、國際共運以及科學社會主義教研室等紛紛改名或關閉,“馬克思主義哲學”課成了被嘲諷的對象,有的教師被迫改行或改換門庭轉而教授“西方哲學”“西方政治學”等課程。像安德烈耶娃②這樣一些堅持馬列主義的人士遭到了無情打壓。在當時背景下,迫于一些混亂的歷史問題,教育部不得不在1988年6月宣布取消該學期的中學歷史課程考試。1988年通過的《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1989年出臺的《教育條例》等文件,都強調對教育要用“新思維”進行“根本性改革”,促使學校教育“民主化”和“人道化”。③蘇共主要領導人縱容或鼓吹指導思想上的多元化直接導致黨內思想混亂。隱身于戈爾巴喬夫身后的“精神教父”、主管蘇共新聞宣傳工作的雅科夫列夫有意放任對思想輿論的管理,甚至鼓動一些勢力將批判矛頭對準蘇共和所謂的社會“陰暗面”。一些有爭議的文藝作品被“解禁”,一些有影響力的報刊電視媒體負責人被調整,意識形態陣地已經不再掌握在堅持馬列主義的人的手中。④此時,打開了思想“閘門”之后的各種混亂觀念在青年人心中種下了“蘇共歷史一團漆黑”“社會主義就是專制極權主義”的惡念,意識形態陣地正逐步失守,“塔西陀陷阱”之悲劇正在這最早把社會主義從理論變成現實的國度上演。⑤

  2.20世紀90年代初期俄羅斯青年價值觀教育:迷失與無序

  原為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葉利欽出任俄羅斯聯邦首屆總統。他宣布一種意識形態占壟斷地位的時代不復存在,并在教育領域推行“非政治化”“非意識形態化”。⑥俄羅斯意識形態領域的混亂局面繼續著,此時,“青年人的公民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實際上是不存在的”[5]171。所謂“不存在”,說的就是學校價值觀教育的混亂和停滯。

  1991年1月,在蘇聯解體前夕,聯邦教育部委員會通過了《關于普通教育機構教育活動的民主化》,該文件直指原有價值觀和道德教育的結果只能使學生喪失個性,培養出循規蹈矩、缺乏理性認知的學生,甚至認為對兒童的“社會化要求”已經達到不能容忍的程度。1994年12月,俄羅斯教育部推出了一項過渡時期的歷史教育戰略,要求廢除統一的人文學科教學的國家意識形態壟斷,實現歷史研究概念方法的多樣性,更新歷史教育內容,為教學體系編纂新的教科書。之后,“去蘇聯化”“去蘇共化”“否定社會主義”的歷史書籍大量出現,否定歷史、自我抹黑的教材大行其道[9],大中小學教育教學體系中關于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課程徹底被拋棄。人們既有的價值共識基礎和社會認同的根基被徹底顛覆,過去被視為崇高而神圣的理想追求被視為荒誕可笑的,價值觀教育已淪為空洞、抽象的形式。

  【“在課程設置中,取消了原有的與共產主義道德教育有關的所有科目,增加了人文社會科學課程的含量。原有的開展道德教育的主要組織——共青團、少先隊等也都陷入停滯狀態,非正式組織、家庭則承擔了更多的教育責任。道德教育的轉型雖然使其破除了蘇聯時期道德教育中僵化教條、脫離實際、人性化缺失等弊端,但是國家在道德教育領域中的缺位,帶來的不僅僅是突破僵化束縛的愜意,而且也導致民眾的價值觀陷入無所適從的迷茫之中,對成長中的青少年群體的消極影響達到了令人擔憂的境地。以‘自由’‘民主’等漂亮口號掩飾的放任往往比整齊劃一帶來的結果更可怕。”[10]】

  抽象人性論支配下的青年價值觀教育漸漸陷入虛無主義的泥潭。

  充斥全社會的極端主義、利己主義等,將年輕一代“裹身”于非良性社會生態之中。這自然帶來了諸多社會問題,一些青少年在社會動蕩和價值無序中走上犯罪道路。⑦此時,俄羅斯青年價值觀教育面臨諸多危機。俄羅斯教育科學院院士Б.C.格爾順斯基于1997年出版的《21世紀的教育哲學》一書收錄了一份材料——《致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的公開信》。⑧信中寫道:

  【“在蘇聯悲劇地解體之后,形成了獨立的俄羅斯新國家。已經很明顯,俄羅斯執政當局面臨著最嚴重的教育難題”,“最近五年內(1992-1997)教育領域沒有出現任何積極進展,相反,情況在許多方面變得更加嚴重了。中小學和高校教師們仍在罷教;各類學校的物質技術基礎更加陳舊了……”,“而主要中之主要的,是人們在受苦受難;一度具有最高威信的俄羅斯教育和俄羅斯科學繼續毀滅性地跌落;而生活成功的標準越來越少地跟所受教育的程度及其質量掛起鉤來;有教養的人在今天的俄羅斯,越來越難以得到充分使用,現在時髦的是完全另一種價值觀和人品。”[11]160】

  在第二封信中,Б.C.格爾順斯基強調:

  【“俄羅斯經歷著可能是他歷史上最悲慘的時期。”】

  他直言不諱地指出:

  【“我們的學校及所有教育環節的貧困窘境不僅持續下來,而且在許多指標上甚至急劇惡化了,走向了這樣一個極限,超過此極限便必然出現社會的精神——道德的頹喪,導致對俄羅斯甚至對全世界的毀滅性后果。”[11]226】

  在一時失去明確的方向與責任之后,價值觀教育只能成為“無舵之船”,不再具有凝聚人心、完善人格、開發人力、培育人才、造福人民的功能。

  3.21世紀之初的俄羅斯青年價值觀教育:重新重視與逐步改善

  戈爾巴喬夫、葉利欽執政歷時近15年,解體前夕的蘇聯及獨立的俄羅斯聯邦⑨在思想文化和歷史領域可謂混亂不堪,指導思想多元化造成人們思想上的虛無混亂,嚴重影響了全社會特別是青少年的歷史觀和價值觀的塑造。就連對共產主義似乎有著一種天然仇恨的雅科夫列夫也曾回憶說:

  【“俄羅斯當時就像一艘迷失方向的航船,在漆黑的沒有航標的海面上漂泊。”[12]】

  學校極力強化非意識形態化,俄羅斯社會價值觀分崩離析,人們尤其是青少年群體失去了政治信仰和精神支持,陷入迷茫和困惑之中。⑩1/3左右的17歲青少年不希望出生并生活在俄羅斯,而是希望出生并生活在其他國家,一半以上的回答者表示如果可以選擇居住地,那么他們就不會留在自己的祖國。[5]202很多青少年對國家持消極態度。當時俄羅斯采取的很多教育措施都是為應對現實危機,而轉型之后一系列深層、長遠問題凸顯出來。這些問題在普京執政之后仍延續了較長一段時間。

  針對這種局面,普京在2000年宣誓就任總統后大力整頓思想文化領域,提出“俄羅斯新思想”,倡導愛國主義,全面重建價值觀教育體系。愛國主義教育被重新置于國民教育的核心位置(11),為俄羅斯改革發展提供了有力的精神支撐。同時,普京主張重新評價蘇聯歷史中的若干問題,引導民眾正確看待蘇聯歷史問題,并加強青年組織建設,鞏固思想教育成果。2015年在普京主導下成立“俄羅斯學生運動”以實施2025年國家教育發展戰略,其主要任務是培養青少年的愛國精神,讓他們學習俄羅斯社會的傳統文化、精神和道德觀[13],即“完善青少年德育領域國家政策,促進青少年掌握俄羅斯社會固有的價值體系,并在此基礎上發展青少年個性”[14]。

  可以說,蘇聯解體后的一段時間里,俄羅斯未能科學地建立起一套適合自身社會發展需要的青年價值觀教育體系,采取的各種價值觀教育措施也缺乏相應的科學理論支撐。21世紀以來俄羅斯在反思歷史和重塑民族精神的過程中,盡管時如“搖擺的天平”,但總體發展趨勢向好。在普京主政之下,俄羅斯社會正逐步走出地緣政治災難所造成的曲折和傷痛,青年價值觀教育也重新受到重視。

  二、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的歷史教訓

  【“蘇聯解體的根本和關鍵原因在于執政黨的變質。決定命運的關鍵因素在于是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在領導這個黨,執行的是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思想路線和政治路線。”[15]】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

  【“我們國家無論在體制、制度上,還是在所走的道路和今天所面臨的前所未有的境遇,都與前蘇聯有著相似或者相近乃至相同的地方。弄好了,能走出一片艷陽天;弄不好,蘇聯的昨天就是我們的明天。”[16]】

  在青年價值觀教育方面,蘇聯留給我們的教訓十分深刻。

  1.對意識形態領導權和主導權建設重視不足,思想意識領域“寬松軟”

  價值觀教育本質上屬于上層建筑的范疇,既是意識形態建設的重要形式,又承載著意識形態的基礎性內容,體現為內容與形式的統一。缺乏統一的價值體系的支撐,價值觀教育必定出現偏離,導致價值虛無現象。公眾對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從來不是自發產生的,因此意識形態主導權、領導權、話語權建設至關重要。冷戰時期,美國總統尼克松堅信:

  【“使西方的信息穿過每一道屏障(不管是通過人員互訪,還是通過交換書籍,還是通過相互廣播),將會給這些屏幕后面的千百萬人帶來希望,并且逐漸侵蝕蘇聯制度的基礎,就像滲透的水可能侵蝕一個監獄的基礎一樣”,“如果我們在意識形態上打了敗仗,我們所有的武器、條約、貿易、外援和文化關系,都將毫無意義”。[17]】

  蘇聯致命的錯誤在于,對意識形態領導權和主導權問題認識不清,甚至是作為不力。讓不信仰甚至反感馬克思主義的雅科夫列夫掌管意識形態工作,讓對蘇共歷史和理論充滿懷恨的人出任國家電視臺臺長,其結果可想而知。自赫魯曉夫之后,意識形態建設大多是表面功夫,更缺乏隨時代變化而進行的整體的、連續的頂層設計。對思想意識領域的錯誤言論不做深入引導,而且自上而下盛行因循守舊之風、附和之風、形式主義之風,沉醉于“自我優越感”中而不自知,喪失憂患意識。在“寬松軟”的氛圍之下,意識形態建設包括青年價值觀教育必定出現嚴重的形式化、失實化問題。

  獨立的俄羅斯聯邦,出于穩定政局的需要,一時間無法較快地確定規范且符合實際的學校價值觀教育體系,加之社會主流價值體系的突變及多種價值觀念并存的無序和混沌,使得青年教育觀教育處于“陣痛期”,甚至是“真空期”。青年價值觀教育系統是國家意識形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二者是“小環境”與“大氣候”的辯證統一關系,脫離了意識形態領導權主導權的強有力支撐,價值觀教育必定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2.指導思想的多元無序,導致公眾思想陷入混亂

  在自為或不自為狀態中的多元化指導思想,必然帶來大眾價值觀念上的虛無主義、極端主義,加劇社會離心傾向。戈爾巴喬夫宣布蘇共的指導思想是“全人類價值和共產主義理想”,奮斗目標是“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同時指出蘇共要“堅決放棄政治上和意識形態上的壟斷主義”。這種以“全人類利益高于一切”消弭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鴻溝的思想蔓延至教育領域,表現為重新編寫教科書,取消相應考試,倡導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等,搞亂了黨心民心。從淡化馬列主義、共產主義及詆毀領袖英雄、否定歷史,到“民主化”“公開性”的逐步推行,“民主的人道的社會主義逐步取代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這種新思維“將世界相互依存的同一性和人類共同利益增長的趨勢絕對化,抽掉了客觀存在的階級內容”[18],由此造成青少年思想上的虛無主義和無所適從。歷史虛無主義盛行,蘇共歷史被抽空,蘇共執政和社會主義制度喪失了存在的根基。

  蘇聯解體后,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被徹底放棄,俄羅斯聯邦引入了西式“民主、自由”思想。社會各階層、集團從各自利益出發,提出各種思想理論,俄羅斯社會一度出現了十多種社會思潮,出現了形形色色的民間組織。以前所尊崇的價值觀被完全否定,社會結構和秩序失去穩定性,認知結構尚未完全定型的青少年無法及時有效地以既有的或者新的社會準則和規范來規約和調整自己的行為,價值觀發生了急速變化,甚至出現了文化認知上的“自我斷裂”。

  【“不假思索地仿效國外大眾文化的卑劣模式,這加劇著人民精神的頹喪,造成著一種表面膚淺的以為能最輕快地吸收西方生活方式的幻想,使青年人產生著關于資本主義社會之真正動力的一種完全扭曲的觀念。”[11]230】

  在此狀況下,極端民族主義、虛無主義、利己主義、無政府主義甚至封建專制主義乘虛而入,導致青年的國家觀念、個人道德素質的不斷弱化,拜金主義、享樂主義和極端自由主義大行其道。

  3.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弱化,抽象人性論動搖價值觀教育的哲學基礎

  馬克思主義是社會主義國家的理論基石。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是青年價值觀教育的核心。但是,蘇聯學校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逐步弱化,決策層人為地放棄對青年加強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的教育,特別是改變了價值觀教育的哲學基礎,用抽象的人道主義而不是唯物史觀來構建價值觀及其教育的理論體系,必定導致青年教育滑向價值虛無,造成價值觀教育的虛無化、空心化。

  應該看到,當時蘇聯的一些理論家反思哲學領域的教條主義問題,從學術研究的角度看是有其積極意義的,但在這一過程中錯誤地走向了極端,片面地認為“人的存在是哲學問題的核心和理論出發點”,提出“人的存在高于一切”,并據此反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理論,批評“物質決定論”“生產力決定論”“歷史決定論”,把引導學生確立科學世界觀、人生觀、方法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課變成了抽象的“人與社會”“科學與人生”之類的課程,去掉馬克思主義理論中一些具有根本性意義的范疇、概念、觀點,放棄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和集體主義道德原則,這就必然使價值觀教育失去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和價值立場。當“培養什么樣的人”定位模糊甚至錯誤時,“如何培養人”就必定淪為形式主義。未能把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貫穿于青年價值觀教育全過程,未能引導學生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看待社會問題,轉而用非馬克思主義的態度對待馬克思主義、對待時代變化,是蘇聯留給我們的深刻教訓。

  4.價值觀教育目標和政策體系缺乏一貫性,未能認清教育的根本問題

  教育是久久為功的事業,必須有明確、相對穩定的目標、理念和保障體系。教育的本質在于育人,根本任務在于立德樹人。“立什么樣的德,樹什么樣的人”,是根本和全局性的大問題。蘇聯時期,共產主義是道德教育的重點內容。從肇始于赫魯曉夫的全盤否定斯大林和“解凍”思潮,到勃列日涅夫在意識形態問題上的虛妄、自大與不力,再到戈爾巴喬夫打著改革旗號推行反馬克思主義的做法,國家的價值共識如“倒立沙斗”一點點被卸空,青年價值觀教育也逐步在一種“民主化”、批判反思化的過程中走向形式化虛無化。

  學校的首要任務是立德樹人,而立什么樣的德、樹什么樣的人,這是根本問題。對這一問題認識不清,教育的目標和政策體系必然會左右搖擺、漂移不定。對于廣大青年來說,如果沒有正面價值引導和良好道德環境,思想上就會出現困惑迷茫。當社會充斥政治斗爭、學校價值觀教育嚴重滯后、青年發展面臨極大困擾和威脅時,“因政治搏斗而互相仇視的俄羅斯社會,越來越遠離善良、仁慈、社會責任心這種全人類理想了”[11]225。重塑民族精神、建構新的價值認同,自然成為普京執政的重大任務之一。

  三、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對我國的重要啟示

  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穩健發展的寶貴經驗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逐步認識并強調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高度重視思想文化建設和輿論工作,特別是圍繞青少年這一重點對象結合新的時代特點不斷加強和改進價值觀教育。以蘇為鑒,新時代我國青年價值觀教育應在以下幾方面著力。

  1.切實加強意識形態主導權話語權建設,營造價值觀教育良好社會生態

  任何時候的青年價值觀狀況都是整體意識形態狀況的反映,也是社會生態的反映。青年價值觀教育是意識形態建設的重點領域,也是意識形態建設的基礎環節,意識形態決定了價值觀教育的現實狀況與發展進路。

  【“亨廷頓認為蘇聯敗在了意識形態上,敗在了對馬列主義、對社會主義信仰和信念的動搖上。與之相對的是,中國社會主義改革之所以取得偉大成就,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在意識形態的斗爭中站穩腳跟,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始終重視意識形態建設,保證了改革的社會主義方向。”[19]】

  軟化、放松、忽視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主導權話語權建設,縱容歷史虛無主義、“普世價值”論、新自由主義思潮泛濫,不注重黨群干群關系和黨風政風建設,必定導致社會思想領域的無序和混亂。因此,加強和改進青年價值觀教育,必須不斷加強意識形態建設,鞏固全黨和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切實營造良好社會生態。

  新時代我國青年價值觀教育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鮮亮底色,以理想信念為核心,維護和鞏固社會主義主流話語體系,警惕“價值中立”和后現代主義的錯誤思想,避免價值觀教育走偏走邪。對當下一些領域的馬克思主義“失語”“失蹤”“失聲”現象,尤其是高校教育中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弱化的現象,必須高度警惕。要把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貫穿和融入青年價值觀教育全過程,幫助青年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的立場,學會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方法分析解決問題。要重視承載價值觀的理論內容建設,引導廣大青年立足新時代深入學習和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只有堅持不懈傳播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抓好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才能為青少年成長奠定科學的思想基礎。

  2.堅定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堅持把立德樹人作為學校教育的根本任務

  堅定正確辦學方向,始終把立德樹人作為學校的根本任務,教育才能沿著科學的軌道健康發展。扎根中國大地,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以人民為中心辦教育,是從根本上確保國家長治久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增強中華民族創新創造活力的根本前提。

  【“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就決定了我們的教育必須把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作為根本任務,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斗終身的有用人才。這是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務,也是教育現代化的方向目標。”[20]】

  我們要努力構建德智體美勞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養體系。要把立德樹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識教育、社會實踐教育各環節,貫穿于學校教育的各領域、各學段。高校的學科、教學、教材、管理等也應圍繞這一目標來設計。在實際工作中,各級各類學校要把立德樹人作為中心工作和根本任務,內化到學校建設和管理各領域、各方面、各環節,將立德樹人成效作為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準,真正做到以樹人為核心,以立德為根本。

  3.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為基礎性任務,對青少年進行精心引導和栽培

  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的失誤就在于錯誤定位了社會核心價值觀的實質內容,不知道青年該有什么樣的價值觀,以及社會和學校應該怎樣去培養這種價值觀。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

  【“我為什么要對青年講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個問題?是因為青年的價值取向決定了未來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而青年又處在價值觀形成和確立的時期,抓好這一時期的價值觀養成十分重要。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樣,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錯了,剩余的扣子都會扣錯。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要扣好。”[21]】

  加強青年價值觀教育,最基本的就是要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培育踐行,長期堅持,久久為功,真正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廣大青年中內化于心、外化于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

  【“一種價值觀要真正發揮作用,必須融入社會生活,讓人們在實踐中感知它、領悟它。要注意把我們所提倡的與人們日常生活緊密聯系起來,在落細、落小、落實上下功夫。”[22]】

  價值觀教育應結合青年的思想實際和行為特點,把傳統教育方式與現代教育方式結合起來,把理論與實踐結合起來,把道德與法律結合起來,將顯性教育和隱性教育結合起來,依托主渠道,探索新形式,搭建新平臺,創新傳播方式,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真正融入青年人的日常。各級各類學校應“堅持不懈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廣大師生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堅定信仰者、積極傳播者、模范踐行者”[23]。

  4.保持教育目標和任務的相對連續性一致性,突出教育實效性

  蘇聯解體前后價值觀教育目標、任務、政策等方面的突變與模糊,既有價值體系的“自我否定”與新的價值體系的“空洞重構”,造成了這一時期青年價值觀教育的無序與無力。無論何時,保持對社會主流價值觀念體系的理性認知、自覺認同和實踐確認,是價值觀教育實踐最可貴的一條經驗。反映在實踐中,就是要保持教育目標、任務以及政策支撐體系的相對穩定,特別是教育目標和任務的連續性,并在實踐中循序漸進,進行一體化的規劃設計,注重教育的實際效果。從不同教育的特點來看,價值觀教育相對于知識性教育來說,更具有穩定性,也更需要連續性。這是由一定社會主流價值觀的相對穩定之特性所決定的。從唯物史觀來看,一定社會的上層建筑在特定經濟基礎下保持相對穩定,價值觀教育目標、任務的貿然改變必定會帶來觀念上層建筑的改變,并對經濟基礎產生影響,導致社會結構性風險。因此,應保證價值觀教育目標、任務的連續性、一致性,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不斷完善和補充政策支撐體系。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青年價值觀狀況能夠與主流價值體系相符合,能夠與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發展相同步、相適應,就在于我們既保持了價值觀教育目標和任務的相對穩定,又能夠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做到隨著時代的發展不斷加強和改進教育方式方法。

  5.引導青年樹立正確的文化觀,科學對待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

  價值觀既構成了文化的核心,又在文化中得到涵養。世界上的文化之爭,本質上是價值觀念之爭。

  【“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一個拋棄了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展起來,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場歷史悲劇。”[24]】

  蘇聯解體前后青年價值觀教育的問題還體現在缺乏正確引導青年對待西方文化和本民族文化關系的教育。文化“自知之明”(12)的不足常常與價值觀教育的乏效相“表”“里”。由于文化戰略的失誤,20世紀80年代后期蘇聯青年表現出對西方資本主義文化的濃厚興趣,而在對待不同文化問題上,蘇共并沒有推出有預見的、合理的、科學的舉措。對西方文化的信賴甚至膜拜使得自身文化陷入自我否定的“泥潭”,這一教訓異常深刻。

  價值觀教育要引導廣大青年樹立正確的文化觀。首先要引導廣大青年科學看待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及其內在聯系,引導青年正確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增強文化自信。其次要引導廣大青年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以科學態度對待傳統文化,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有鑒別地對待,有揚棄地繼承,引導青年承擔起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責任和使命,實現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最后要引導青年立足中國、博采眾長,對各國的優秀文明成果采取學習借鑒的態度,積極吸納其中的有益成分,積極傳播中華文化,增強民族自豪感。

  總之,我們應謹記蘇聯的教訓,立足當代中國實際,始終堅持以習近平關于青年教育的重要論述為遵循,抓緊抓牢抓好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旗幟鮮明地堅持黨管青年原則,理直氣壯地加強青年價值觀引領,緊扣新時代要求推進青年價值觀教育實踐創新。

  【楊增崠,法學博士,北京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摘自《高校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2019年第1期。】

  注釋:

  ①戈爾巴喬夫把“禁區”分為五個方面,他認為這些“禁區”都是在“維護國家最高利益”的旗號下存在的,是在勃列日涅夫時期發展得更為封閉的,并希望媒體和知識分子成為批評和打破“禁區”的主要力量。實際上這些焦點問題是對十月革命和斯大林時期黨內斗爭、大清洗、農業集體化和工業化、二戰的初期失利和民族關系的重新評價。參見:聞一.俄羅斯通史(1917-1991)[M].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3:486.

  ②1988年3月13日的《蘇維埃俄羅斯報》刊登了列寧格勒工學院教師安德烈耶娃《我不能放棄原則》的書信。該信表達了她對當時蘇聯改革道路、公開性、取消批評禁區和取消文化管制等許多問題造成青年價值觀層面的消極影響的擔憂。這之后她遭到了打壓。

  ③1989年通過的《蘇聯高等學校暫行條例(示范)》把高等教育在價值觀方面的教育目標定為“實現個人對發展智力、提高文化水平和道德修養方面的要求”,這就抽去了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價值觀的本質內容,而代之以抽象的“人道主義”“個人主義”價值觀。

  ④蘇聯部長議會主席雷日科夫在《大國悲劇:蘇聯解體的前后因果》一書中談到了“公開性”“意見多元化”帶來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出版物大量出現的問題,如《新世界》的銷量在當時達到了150萬份,而該刊在2005年的印量則不過8000份。顯然,“民主化”“公開性”助推了當時各種非主流甚至非法出版物的傳播,產生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⑤戈爾巴喬夫在回憶錄中承認,“所有這些經歷使我得出了以下結論:人們在沿著改革和漸進發展的道路前進時,能夠利用自由帶來的益處。選擇劇變就會導致混亂、破壞,還常常會出現新的不自由。”可惜時間無法回溯,戈爾巴喬夫所推行的這套錯誤改革,最終使得學校演變為虛無主義的泛濫之地,把蘇聯人民帶進了嚴重的社會災難之中。參見:米哈伊爾·謝爾蓋維奇·戈爾巴喬夫.孤獨相伴——戈爾巴喬夫回憶錄[M].潘興明,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15:302-303.

  ⑥1991年1月,俄羅斯聯邦教育部委員會在《關于普通教育機構中教育活動的民主化》的決議中直指此前教育形式和目標的“統一化”和“唯一性”問題,認為對兒童“社會化”要求已經達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參見:朱小蔓,李鐵君.當代俄羅斯教育理論思潮[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09:194.該決議把以往的教育形式同侵犯個性和自由對應起來,實際上就是要取消對青年一代的統一的社會教育和管理,否定此前的青年價值觀教育,鼓吹教育的民主化和無階級差別。

  ⑦1990年到1993年,少年犯罪率增長了36%,其中重罪案增長了63%。1993年未成年人犯罪案和未成年人參與的犯罪案達22.4萬起。1993年俄聯邦有10.5萬名少年被判了罪,這比1990年增長了32%。參見:肖甦,王義高.俄羅斯教育變革探討[M].廣州:廣東教育出版社,2008:241.

  ⑧格爾順斯基先后于1992年和1997年兩度公開致信葉利欽以表達對教育的隱憂之情和科教興俄的建議。

  ⑨俄羅斯脫離蘇聯獨立是1990年6月12日,蘇聯解體是1991年圣誕節。葉利欽在1990年7月蘇共二十八大時退出蘇聯共產黨,1991年12月當選為俄羅斯聯邦第一任總統。

  ⑩《俄聯邦兒童教育社會調查(2000-2004)》顯示,2002年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青少年人數達到47000人之多,其中占1/3的人既不在學校上學,也沒有工作。

  (11)《2001-2005俄羅斯聯邦公民愛國主義教育》和《2006-2010年俄羅斯聯邦公民愛國主義教育》兩份綱領的出臺,目的就是在培養公眾的愛國主義情感和意識的基礎上凝聚全社會的共識,重塑國家形象,促進社會發展。

  (12)文化的“自知之明”一說是費孝通先生在《文化與文化自覺》中提出來的,所詮釋的是文化自覺問題,意指一定文化中的人們對自身文化能夠明白其來歷、形成過程、所具有的特色和發展趨向等。

  參考文獻:

  [1]普京文集(2002-2008)[M].張樹華,李俊升,許華,等,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8:180.

  [2]列寧全集(第3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164.

  [3]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12:219.

  [4]霍布斯鮑姆.極端的年代(下)[M].鄭明萱,譯.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8:574.

  [5]朱小蔓,李鐵君.當代俄羅斯教育理論思潮[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09.

  [6]大衛·科茨.來自上層的革命——蘇聯體制的終結[M].曹榮湘,孟鳴歧,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5.

  [7]雷日科夫.大國悲劇:蘇聯解體的前因后果[M].徐昌翰,等,譯.北京:新華出版社,2010:15.

  [8]米·謝·戈爾巴喬夫,勃蘭特,等.未來的社會主義[M].中央編譯局國際發展與合作研究所,編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4:23.

  [9]張樹華.當今俄羅斯的歷史教育與歷史教材[J].俄羅斯學刊,2015(1):51-56.

  [10]王春英.轉型中的俄羅斯道德教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116-117.

  [11]肖甦,王義高.俄羅斯教育變革探討[M].廣州:廣東教育出版社,2008.

  [12]戈·波梅蘭茨.關于俄羅斯國家意識形態的爭論[J].新時代,1997(33):30-31.

  [13]普京打造新版少先隊 以俄羅斯價值觀為基礎塑造學生人格[EB/OL].(2015-11-01)[2018-12-10].http://www.sohu.com/a/39037381_157255.

  [14]葉·弗·布蕾茲卡琳娜.當代俄羅斯青年政治價值觀教育的邏輯起點及對策研究[J].雷蕾,譯.外國中小學教育,2016(12):18-23.

  [15]吳恩遠.蘇聯歷史幾個爭論焦點的真相[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92.

  [16]中國共產黨轉型的必要性、必然性與緊迫性[EB/OL].(2013-08-26)[2018-12-14].http://www.zgg.org.cn/zggxx/xxchsh/zhengzhi/201308/t20130827_381347.html.

  [17]理查德·尼克松.1999年:不戰而勝[M].王觀聲,等,譯.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1989:96.

  [18]劉京希.九十年代以來國內學界“蘇聯模式”研究述要[J].當代世界社會主義,1998(1):35-40.

  [19]郝清杰.論意識形態工作的極端重要性[J].馬克思主義研究,2016(12):102-108.

  [20]習近平在全國教育大會上強調 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發展道路 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N].人民日報,2018-09-11(1).

  [2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6.

  [22]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把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凝魂聚氣強基固本的基礎工程[N].人民日報,2014-02-26(1).

  [23]習近平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強調 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 開創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發展新局面[N].人民日報,2016-12-09(1).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下载 虚拟炒股软件app 11选5怎么买能够挣钱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表 上海天天彩选4d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表 河南快3和值大小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燕赵风釆20选5 内蒙古快3遗漏数据查询皖 福彩排列七综合走势图 主力是如何拉伸一只股票 浙江11选五预测专家 体彩北京11选5第20011921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