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漂浮人家 二

2020-01-10 09:51:2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竹男
點擊:    評論: (查看)

  周伊的酒量到底有多大,沒人清楚。靠著“先抑后揚”的小手段,曾經收拾不少看見美女就走不動道的家伙。因為長得美,在哪個飯局上都引人關注。對總想著“辣手摧花”的人,她也從不客氣。俗話說長得美就是任性。周伊看老黃去休息,別人也都繼續吃喝,也就平靜下來。從車里拿個紙袋遞給我。說是兩幅字。打開一看,一幅《過故人莊》,另一幅是對子,寫的是‘睡到二三更時,一切功名皆成幻境,想到百年之后,無論老幼俱是古人’。眾人圍觀,對《過故人莊》贊不絕口。認為挺契合大院, 書法功力怎么樣無人置評。想是本就不太懂,再加上只是‘同意’倆字寫得好的大書法家太多,引不起眾人的興趣。倒是這幅對子,這么多人看著,除了呵呵兩聲,沒人言聲。眾人散開之后,似乎氣氛也有點索然。收起之前,仔細看了看落款,居然是“有關單位”。問周伊‘你怎么和他聯系上了?他怎么沒和你一塊兒過來?'',"他呀,前幾天協助有關部門去了。恐怕是來不了了’。周伊小聲說。唉,嘴不對著心啊。什么事都起哄,這回‘哄’大發了。

  熱熱鬧鬧的一頓飯,整整吃了兩小時。撤去杯盤碗筷。送到廚房清洗干凈,擦干,有幾筐。還有存不下的肉蛋菜都裝上董國槐的皮卡,先跑一趟拉回小旅館。女客們又給沏茶,一杯一杯的放到幾張桌子上。各人自取。戚佩叫上幾個人一塊兒上遠處去放炮仗。二瘸子沒去,舉著一杯茶,湊過來聊天。說起來因為酒駕出車禍瘸了一條腿,又擺出一副死生不懼的嘴臉,”不就是一條命么,有什么呀。死就死了”。朱佳看了看二瘸子的腿,問他,怎么出的車禍,酒駕嗎?二瘸子說是,喝了八兩 ,跑高速飛出去了。朱佳看著二瘸子似乎想了想,又看了看我,說:”兄弟,我說你幾句。你這說法是錯的。以后可別這么說了。你倒是不怕死,想沒想過你家里人的感受。家里的老人,媳婦孩子,沒了你,心里不痛嗎?不撕心裂肺嗎?不錐心嗎?這還不說,你在社會上會越走道越窄的,這樣下去朋友都沒得交。誰有事也不會托付你,要有大事等著你辦,你出事了,那不坑人嗎?就像今天在這喝了酒,出去酒駕再出事,不是把一塊喝酒的人都牽扯上了嗎“?二瘸子嘿嘿的尬笑。我連忙接上話茬,”今天沒關系。今天都由開皮卡的小董安排好了。喝了酒不能開車的都有地方住。今天晚上明天早上都在小董家小旅館吃,完了你們一起回城里。很干凈。我去看了”。朱佳意猶未盡,又沖二瘸子背影補了一句,“太年輕了!"

  我聽了朱佳補上的一句話,沒言聲。心里覺得有點怪異。這個老朱,平常說話,句句在理。怎么一坐上宣講臺,講的東西就讓人不明白呢。真逗。好在今年就快退休了。1月8日

  下午,睡了幾個小時的老黃從房間里出來。除了腿有點 軟,沒什么大事。看來是煉出來了。搖搖晃晃的讓小衛打開車門,從車里拿出個袋子,說是各個品種的蔬菜種子。早晨路過基地要的。老黃的夫人還在生氣。埋怨老黃大早晨起來跑二十公里路,就在沙發上窩了幾小時。多丟人現眼。我趕緊叫人熱幾個菜,讓老黃吃幾口,又連連的說起明年老黃退休也來這里過田園生活,這才把話頭叉過去。

  四點鐘,有幾家人要回城。梁瞎子他們幾個都要走。問了問女客都沒喝酒能開車。加上城里還有孩子有事的不放心,也就一一握別了。我私下自忖,是感覺跟幾個耍筆桿子的沒啥共同語言。胡癟谷老毛病沒改,仍然時不時的伸出舌頭把嘴唇舔一遍。臨上車還不忘看一眼周伊。眼見得這歲數是改不了了。色大膽小的人哪都有,總是掛相。提起胡癟谷,很是令人嗟嘆。當初我們許多人還是在課上課下圖書館里努力學習的窮學生的時候,胡癟谷-----大名胡中漢----就以初中學歷給院長當秘書。一身中山服,外加兩頭亮。分頭倍兒亮,皮鞋倍兒亮。坐著院長的小臥車,東一趟西一趟,神氣得不得了。全是因為父母是正宗的老革命。老根據地出來的。父親,哥哥,姐姐,一家三位烈士,而且都是犧牲在解放后。尤其做軍醫的姐姐為搶救傷員,不幸感染敗血癥。犧牲時26歲。胡中漢神氣了幾年,開放了。院里開除的兩個小年輕,從倉庫里偷了一大卷布料。扛到半道喘口氣,讓他看見了。以為人家是公事,上去給搭把手。兩個小年輕銷贓之后心里不踏實,找個借口給了他三百塊錢。后邊就甭說了。團伙盜竊,分贓。開除公職。以后放出來,憑著老母親的面子就進了我們這個系統當了個司機。后面他的故事還很多。都是值得講一氣兒的。 尤其是和梁瞎子共同做的幾件事,動靜都很大。

  人走了一半,清凈了不少。老汪說兒子要回去準備準備功課,也要走。剩下的人一再囑咐,退休以后一定要來種菜。老汪諾諾連聲。兒子開車,走了。秘書當了二十多年。言語不多,行事謹慎,人品溫潤。人都說跟他在一塊讓人舒服,這話不假。

  剩下的人就沒幾位了。君后和夫人,朱佳,姚偉和夫人,老黃和夫人,司機小衛。周伊,還有戚佩。十來個人溜溜達達往董國槐家的旅館走。董國槐早回來會兒,燒開了水等著下餃子。拿出幾瓶啤酒沒人喝。吃著餃子,戚佩就說了,大家吃著,我去把嗩吶拿過來,吹幾段。剛學會一段《壯別》,我表演一下。姚偉說還得回去拿嗩吶,不如聊聊天。正好有個話題。問他什么話題,說是他正在寫的一篇文章,有點拿不準。想和老幾位理理思路,是關于共產黨革命黨執政黨的理論問題。老黃是老資格,又有點酒勁兒,第一個干脆反對。”不行不行,這題目太大。什么革命不革命你決定得了嗎?想讓人幫你寫文章,下次,單擺一桌。你出名,我們喝酒“看著大家沒言聲有點兒得意,又補了幾句,”空談理論空談名詞的東西建議不寫。標新立異,不成體系的東西,沒人認可是過眼云煙,招人笑話。脫不出現有理論框架,搖頭晃腦,四平八穩的文章寫多了,自己就入套了,吹鼓手似的,不夠做人。理論家,不好當”。姚偉說:“在您 面前我算什么理論家。寫手而已。”我一看,話茬都是橫的。連忙說:“今天干嘛來了?不是看院子嗎,就說院子吧。有什么建議想法都說說“。”說院子行,先看你的定位。是想 賺錢還是想吃安全食品。做法不一樣“。君后說。”租個院子就想賺錢,那得多大的心啊。我的定位嗎肯定是安全食品。老哥兒幾個隨時吃點子兒有機菜”。“行,這樣吧,我回去查查資料,看看適合種什么,適合開發什么新東西。過幾天我再來,把院子幫你規劃一下“。老黃對吃了幾個餃子的周伊說,”還沒弄清楚,你是公派英國嗎?是從系統出去的嗎?在哪個部門啊?“周伊頭都不抬:”再喝幾次就全清楚了。不過,-----嘿嘿----生活很美好啊,活著很重要啊“。老黃有些默然。

  簡單吃完晚飯。董國槐帶著各家人看好房間。說好明天吃了早點就各走各的路。如果走得早就不再上大院告別了。走到老黃房間,看見門沒關上,想再打個招呼,就聽老黃夫人在發牢騷,“真沒長進。幾十年了,一直是看見美女就興奮的文思泉涌,喝點酒就鼻涕眼淚。真納了悶兒了。你搞什么理論搞”。偷聽別人說話不好,直接走了。

  近山區的夜晚,寧靜而清爽。走在小柏油路上,呼吸著干凈的空氣,令我感到輕松愜意。放慢腳步,抬頭看著天上明亮的星星,像孩子一樣,尋找最亮的那顆星。恍惚間有了兒時一般的純凈感,那種永遠忘不了的記憶。不知道現在的孩子能不能有相似的體驗。很奇妙。說不清楚。 1月9日

  漂浮人家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福建31选7走势图8200